霸皇纪 第1115章 诚意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1-07 00:02:08 源网站:E小说
  人界,天岳都,皇宫观天台。

  石破天站在天岳都最高的高台上,负手而立,遥望着北方。

  那个方向向前几十万里,就是火国都城,现在的明国光明都。

  石破天虽是神阶,目光也无法穿透遥远的空间距离,看到数十万里外的光明都。他只能隐隐感觉到那面的一些气机变化。

  不久之前,他也接到了最高安全委员会的紧急召唤,但他并没有去。这种召唤并不是强迫性的,也没有针对性。对他这样的强者,也并没有任何约束力。

  何况,他是天岳都总指挥。事关重大,有临阵决断之权。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需要服从后方的命令。

  没有弄清虚实之前,石破天不论如何都不会妄动。

  玉清公主飘然而至,她穿着杏黄宫装,头戴凤冠,打扮雍容华贵。因为进入了圣阶,她容颜不见一丝衰老,反倒更为年轻了几分,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的女子。

  “皇兄,出了什么事情?”玉清公主也接到了最高委员会发来紧急召唤,她当然也不会轻举妄动。然后,就接到了石破天的召唤。

  石破天看着遥远的北方夜空,摇头说:“不知道,但我感觉到了神阶气息的剧烈波动。”

  玉清公主神色也凝重起来。最高安全委员会只有三位神阶强者。不论是谁出了事,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过,对于皇兄而言,不论哪个神阶出事都是好事。他却显得有些不安。

  玉清公主修为虽高,却终究不是神阶。她也感应不到任何气息变化。无法做出任何判断。

  “皇兄,要不要我赶过去看看情况?”神阶强者出事就是大事,玉清公主觉得有必要探听一下。

  石破天再次摇头:“算了,很快就会有人发消息过来。何况,我总觉得有些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玉清公主神色更是凝重,神阶强者气息通神,能预知祸福。石破天都生出强烈的不安,那肯定不是好事。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观天台上的法阵突然闪耀神光,一只金色符文叠成的纸鹤,从虚空中飞出,直落在石破天的手上。

  纸鹤落下后,通体的金色符文闪耀不休。石破天按照约定好的特殊顺序,依次激发符文,这才关闭了即将自爆的金符。

  这是一张十阶法符,内蕴的法术足以把圣阶炸伤。如果没有正确顺序打开法阵,法符一定会自爆。

  就算是神阶,甚至更高等阶的强者,也无法依靠暴力破解法符。

  人族在和魔族对抗的一百多年中,法术发展神速,研发出了各种强大又神妙的法术。这个传信纸鹤法术,只是其中的一种。

  石破天解开法阵,纸鹤就顺利变成一张信纸。上面写的很简单:高正阳回归,击杀白心猿。

  一共十个字,石破天却反复看了三遍。他的脸色本就不好,看过信后脸色更是冷的快要结冰了。

  玉清公主看不到信的内容,只看石破天的脸色,就知道情况大大不妙。但石破天不说,她也不好多问。

  这一百多年来,随着石破天不断突破,力量越来越强,权力欲望也越来越重。玉清公主和高正阳关系暧昧,这让石破天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玉清公主,也不免有一些猜忌。

  玉清公主也知道石破天的想法,她尽力保持距离,不去主动掌管权力。

  当然,石破天虽坐拥山国,但手下可用人并不多。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她这个亲妹妹帮忙。

  石破天沉默了一会,把信纸递给了玉清公主。

  玉清公主看完信后,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翻起滔天巨浪。

  高正阳回来了!

  对于这一百年新生人族来说,高正阳只是个名字,是一个传说。可以说,这世上九成的人族,都不了解高正阳。

  但是,玉清公主却深知高正阳,知道的霸道嚣张,知道他冷酷绝情,知道他的雄才大略。

  高正阳在人界的时候,所有的英雄强者都是他的陪衬。他就像是天上烈阳,没有任何人能在他面前发光生辉。

  可以这样说,高正阳在的时候,对于所有同时代的强者都是一座不可翻越的高峰。

  白心猿这样的绝代天骄,高正阳在的时候,都黯然无光。红日,无数女子的偶像。也不过是是高正阳的一个女人而已。

  她的皇兄,何等心高气傲。但在高正阳面前,还不是卑躬屈膝,变着法的想要讨高正阳欢喜。

  也正是那段经历,在皇兄心里留下阴影。所以,等他成就神阶,就开始想尽办法要消除高正阳的一切影响。

  玉真公主到是能理解石破天的想法,却并不赞同。如果高正阳死了,这些都不是问题。

  一百多年过去了,所有人都以为高正阳死了,再不会出现。可他就这么出现了。

  玉真公主觉得,除了少数几个人,应该没人会欢迎高正阳的回归。就算是无相,只怕也不喜欢上面多个人指手划脚。

  高正阳又是那种独断专行的绝世枭雄。有他在的时候,谁都要乖乖听话。这样的上司,更是人人头痛。

  “皇兄想怎么办?”玉清公主问。

  石破天阴沉的说:“他不过是神阶,我何须怕他。”

  顿了下又说:“他回来就回来好了。我坐镇天岳都,也没时间去看他。就让陆九渊、熊霸他们去头痛好了。”

  玉清公主听出石破天有些心虚,但终究是一家人。她想了下说:“那我去看看情况吧。”

  “不准去。”

  石破天厉喝了一声,转又意识到态度太过粗暴,他又放低声音说:“我们石家人,谁也不用求。”

  玉清公主有些无奈的叹气。果然,石破天对当初的事情还是念念不忘。但当初是石破天主动要讨好高正阳,又没人逼迫他。

  现在把耻辱都记在高正阳身上,其实有点过分了。更重要的是,石破天和高正阳计较不起。

  高正阳何等人物,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展现出神阶之威。直到现在,几名神阶强者都没人敢说能和当初高正阳相比。

  白心猿更是公认人族最强剑神。怎么样呢,高正阳一回来就把他打死了。虽然不知道高正阳在想什么,但他无疑再次证明了自己实力。

  玉清公主不赞同皇兄,这时候却不会和他对着干。只会顺着他说:“那我们就先等消息。”

  石破天想了下放缓脸色,对玉清公主解释说:“我不是想和高正阳作对,而是他这人做事偏激,手段狠厉。当初,月轻雨和师涵在天岳都战死,他只怕会因此找我的麻烦。”

  玉清公主淡然看着石破天:“这件事和你有关么?”

  石破天本来想直叱玉清公主,但在玉清公主湛然清冷眼神下,他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那些自欺欺人的话。

  沉默了好一会,石破天才说:“不管如何,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其实,你可以和高正阳说清楚的。”玉清公主提议说:“他这人是心狠手辣,但也气量不凡不凡。坦然认错,还有机会……”

  不等玉清公主说完,石破天厉声说:“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认错。百年来,天岳都下死了几十亿人族。月轻雪,师涵,又算的了什么!”

  玉清公主不禁叹气,这一百多年,石破天坐拥人族三分之一的大军,又成就了神阶,心态上早已经膨胀了。再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

  石破天冷笑两声:“高正阳是可能比我强,但那又怎么样,他敢动我么!”

  石破天说着向前走了几步,指着黑沉沉的东方说:“那里驻扎数十亿魔族大军。我有个意外,天岳都立即就会崩溃。那时候,不止天岳都数十亿人族会死,就是躲在后方的人族,也难以幸免……”

  天岳都作为抵抗魔族的最坚强堡垒,现在寄托着所有人族的希望,也是人族最重要的屏障。

  在这一百多年间,全仗着石破天带领军民,把魔族牢牢挡在天岳都下。石破天在天岳都拥有的巨大威望,无人可比。

  消失了百年的高正阳,和石破天没有可比性。

  何况,石破天在这一百多年间,不知收了多少弟子门人。加上皇族原本强大势力,牢牢掌控着天岳都大军。

  上到将军,下到小卒,都只认识石破天。人族最高安全委员会的命令,如果没有石破天的认可,就无法执行。

  也正是掌握着如此强大的权力,石破天才敢和最高安全委员会叫板。对于回归的高正阳虽然忌惮,却并不太过畏惧。

  石破天也很清楚,别看高正阳行事狠辣无情,但这人脑子异常清醒,行事有度。只凭天岳都在他手里,高正阳就不敢动他。

  再说,石破天折腾了一百多年,也找到了其他一些路子。在他的背后,并不是没人支持。

  所以,石破天在最初的震惊不安过后,很快冷静下来,恢复了皇者风范。

  他对着深沉的夜空自语说:“我不去惹你,你也不要来惹我!”

  数十万里外的高正阳,可听不到石破天的话。但是,熊霸、陆九渊,包括无相,都在表达类似的意思。

  “石破天是天岳都大军统帅,是整支大军的的军魂,绝不能动。”

  熊霸强调说:“的确,他做事有些嚣张跋扈,还有一些过失。但相比他功绩,这些都是小事。”

  陆九渊也说:“石破天此人雄才大略,是我人族中流砥柱,不可轻动。”

  高正阳一笑:“两位,我只是问问石破天的情况,你们这么说,到好像是我要对他怎么样似的。”

  陆九渊抚着银色长须,淡然说:“您一回来就误杀了心猿,我们只是提醒您,别在折腾了。人族只有这么几个神阶,折腾不起。”

  换做一百多年前,高正阳声势最盛的时候,陆九渊自然不敢这么和高正阳说话。但一百多年的时间,对于人族有点太漫长了。

  陆九渊虽然没有忘记高正阳的强横,却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敬畏。毕竟,现在的最高安全委员会全是他们在主持,这是他们的力量。

  高正阳虽然是最高委员会委员长,但他几乎一天事都没管过。这个委员长,完全成了虚职。

  对于最高安全委员会来说,高正阳是个外人。更过分的是,高正阳一回来就把白心猿打死了。

  不管高正阳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么直接动手打死白心猿,完全破坏了最高安全委员会的规则。

  陆九渊心里是很多怨气。所以,他罕见的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情绪。

  熊霸心里更是恼火,但他更克制一些。因为在刚才,他明显感觉到了高正阳的不耐。

  高正阳点点头:“心猿的事,的确是我失手。不过,他也还没死呢。我总有办法把他弄活了就是。”

  这话一说,熊霸、陆九渊都满是惊疑不信。到是无相,知道高正阳不屑说假话,老脸上露出惊喜。

  “正阳,那你快救救心猿。”

  无相叹口气说:“这一百年来,心猿对最高安全委员会贡献极大。”

  无相是高正阳的师叔,对他有栽培之恩。高正阳对陆九渊等人可以不客气,却不能对无相失礼。

  他脸色一正说:“救活心猿需要等待时机,师叔放心,我不会让他死的。”

  “那就太好了。”无相颇为欣慰。

  白心猿一直对他和佛门颇为维护,虽然是看在高正阳的面子,无相心里却十分领情。他由衷希望白心猿能有个好结果。

  熊霸这会也有点激动了,白心猿要是能活过来,那就太好了。他虽然喜欢弄权,却知道权势的根基不在权术,而在力量。

  白心猿虽然向着高正阳一系,但他到底是蛮族。只要白心猿在,熊霸在最高安全委员会的说话就能多许多分量。

  陆九渊略有点尴尬,但他城府极深,也能迅速调整过来。他对高正阳一拱手:“正阳,刚才是老道错怪你了,勿怪勿怪。”

  高正阳一拂袖,洒然说:“道长见外了。一百多年前,都是靠诸位齐心合力,我们才能共创最高安全委员会。”

  这番话,也唤醒了熊霸、陆九渊等人的回忆。

  不错,一百多年前,高正阳如日中天,这才能打破国家藩篱,建立了最高安全委员会。

  也正是这个机构,统一了人族权力。在这一百多年间,发挥出无比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最高安全委员会,七国各自为战,佛门、道门互相勾心斗角,蛮族更不会加入这个烂摊子。

  一盘散沙的人族和蛮族,可能早就被魔族吞并消灭了。

  现在回想起来,高正阳当初还真是高瞻远瞩。其眼光见识,远在他们之上。

  只是,时光流转,一百年间发生了太多的事,也改变了太多的人。不论如何,现在都难以回到当初的样子。

  很快的,熊霸,陆九渊都沉默了。无相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下,终究没说。

  无相到是愿意支持高正阳掌权,但现在情况很复杂。就是佛门内都涌起了众多后起之秀,他们有自己的诉求。无相也要对内协调。

  而且,他活不了多久了。还要考虑接班人的问题,考虑佛门的未来。

  原本高正阳是最适合的接班人,但看他建立大光明宫,成立最高安全委员会,就知道他对佛门并没有多少感情。更没有推广佛门的愿望。

  只是这一个问题,就无法解决。

  无相有些愧疚的看着高正阳,希望他能理解自己的苦衷。

  高正阳对无相点了点头,示意他明白无相的苦衷。

  权力这种东西,拿到手以后,谁会愿意交出去?

  一百多年了,最高安全委员会经历了各种磨合,也有了自己的权力架构。他突然回来,打破了权力平衡。

  不论各方怎么想,他们都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冲击。

  大家热烈欢迎他回归,然后一起俯首参拜他,心甘情愿听从他的吩咐……

  高正阳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好事。也只有红日是他的女人,才愿意无条件奉献出一切。就算是月轻雪,也有自己一摊子问题。不能因为他一个人,就不顾一切。

  权力,阶层,利益,一条条无形法则,把所有人绑在了一起。熊霸也好,陆九渊也好,石破天也好,他们都是其中一员。他们必须按照一条条无形法则行事。

  对于这一切,高正阳完全理解。不过,他和所有人都不同。他是外来者,并不属于人界,甚至不属于诸天万界。也和蓝星没有多少关系。

  强大无比的力量,超越一切的眼光,让他能跳出这些藩篱和约束。

  就像白心猿那一跃一样,逍遥自在,无拘无束。

  高正阳对熊霸等人说:“过几天,我们一起去天岳都,去看看石破天,去看看魔族大军……”

  熊霸、陆九渊都有点惊讶,高正阳居然愿意去天岳都。那可是石破天的地盘。他手里还有天岳令,掌控天岳都法阵中枢。

  在天岳都范围内,石破天一个人能杀死十个神阶。出于最基本安全考虑,不是必要,没有神阶会去天岳都。就算去,最多只会去一名神阶。就是为了防止石破天发疯。

  “好,这样有诚意……”熊霸赞叹说。

  高正阳哈哈大笑:“我当然有诚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