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神探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5 01:05:13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武术,功夫,国术,不论是什么称呼,其根本都是技击技巧。时代在变化,技击也在变。必须要承认,传统武术的传承方式,锻炼技巧,交流方式,都已经落后于现代搏击。”

  孙正仁捻着胡须,满是感慨的说:“但中华武术传承两千年,已经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技击,而是一种文化,一种传统,和炎黄子孙血脉相连。”

  孙正仁对陈王军说:“我们还是要用现代科学眼光去看传统武术。丑化鄙视传统武术固然很愚蠢,神话、吹捧传武,也不是好事。一个人再如何强大,终究有着极限。”

  孙正仁说着摇摇头:“太极也不是什么神功,能让人变成超人。不要看那些拳谱和记载,传武和的道教佛教文化融合后,拳谱就变成了神神道道,一个比一个能吹……”

  作为孙氏太极正宗传人,孙正仁很看不起那些打着传武名号坑蒙拐骗的家伙。尤其是那些所谓大师,天天在那练劈空掌,沾衣十八跌,把好好的传武变成了戏法。

  如果是在过去还好,民智未开,愚夫愚妇特别多。这种江湖卖艺的手段,演了也就演了。反正也就是跑江湖卖艺谋生的手段。

  现在却是互联网时代,某些人在那装模作样招摇撞骗,就会成为大众笑柄。损害的传武面子。这样下去,传武会逐渐失去土壤,很快就被时代淘汰。

  孙正仁对此很痛心,却无能为力。他一大把年纪,虽然身体很健康,却不可能亲自上台打擂,证明传武。更没法制止别人打着传武名号招摇撞骗。

  传统武术,本就鱼龙混杂,包含了江湖上各种各样门道。招摇撞骗,也是以前练武人的谋生手段,是传武的一部分。

  陈王军也练过传武,对传武极其了解。不过他练习传武目的很功利,就是为了实用。对孙正仁的感慨,他并没有什么共鸣。

  他这次来拜访孙正仁,主要他的确见过传武中一些奇人异事。这些人上擂台打架未必多厉害,但的确都各有奇能。

  陈王军说:“老爷子,假如有的人真的天赋超群,练习太极三十年,最理想的状态能有多强?”

  孙正仁看了陈王军一眼,摇头说:“太极最高层次就是理论而已。就算有人能练到极强的层次,单纯就力量来说,也比不上那些外国大力士。”

  那些外国大力士,高两米多,体重两百公斤。能抱起七八百斤的重物。这固然是人种基因不同,更多也是因为他们很小就服用强化肌肉骨骼的药物。

  普通人再如何天赋异禀,也很难和这些专门练习力量的大力士相比。传武虽然在发力上有一些诀窍技巧,却不能抹平绝对力量上的巨大差距。

  范明玉问:“那太极练到很高层次,能不能控制心跳、血液流动速度?”

  孙正仁笑了:“女娃是说测谎仪吧?如果测谎仪只是通过心跳、呼吸、皮肤电阻来测量参数,那一个太极高手很容易欺骗测谎仪。”

  范明玉没想到孙正仁一把年纪,对测谎仪工作方式居然很熟悉,一脸的意外。

  “老爷子曾做过几次测谎试验,结果都证明测谎仪会误判。”

  陈王军当初就请孙正仁做过相关测试,所以他根本不相信高正阳是测谎结果。

  范明玉想了下又问:“我看一些书中说国术中有种特殊技巧,叫秋风未动蝉先觉。修炼到这种层次,就能提前感应危险。孙老,真的有这种人么?”

  “哈哈哈……”

  孙正仁大笑起来,让范明玉有点不好意思了。作为一个警探,一本正经和别人探讨这些玄玄乎乎的东西,是有点不对。

  孙正仁慢慢收敛笑意,若有所思的说:“提前感应危险,这可不是国术独有的。很多人都有这种直觉。包括一些动物。太极,阴阳平衡,本就注重心灵修养。世界上的确有这种人,能预知祸福,趋利避害。”

  人的身体有着极限,但人的心灵却没有极限。

  “孙老,您的师侄高正阳,他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譬如提前感应到摄像头的位置?”

  范明玉眼睛一亮,孙老这样人物,既然承认了这种事,想必世上的确有这种特殊能力。

  孙正仁没回答范明玉的问题,他拿起茶杯来喝了口茶:“我年纪大了,有点累了要先休息一下,你们坐。”

  也不等陈王军他们说话,孙正仁说完就起身进了屋里。范明玉有些愕然,她低声问陈王军:“孙老是生气了?”

  陈王军摇摇头,“走吧。”

  两人有点灰溜溜出了大院,这一次范明玉主动要求开车。二百多公里的路程,开车也是挺累的。还是两人换着开更安全。

  陈王军也没勉强,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范明玉开了会车,觉得气氛有点沉闷,打开了车上广播。

  “这里是上江时事关注,今天凌晨,观江广场发生骇人听闻特大凶杀案,根据知情人透露,共有五人被杀……几个月来上江连续爆发大案,安全署却不能破案,这也让广大人民群众要质疑安全署的能力……”

  电台里的主持人,正在和一个所谓公共安全专家讨论上江大案,讨论上江的法律秩序受到破坏,人民群众安全没法保证。

  范明玉听的很闹心,换了音乐电台,音箱传出的柔和舒缓钢琴曲,让陈王军紧绷的脸都缓和下来。

  “现在怎么办?”范明玉问。

  陈王军沉默了下说:“没证据能怎么办,先争取再扣押高正阳四十八小时。看有没有转机。”

  “扣押他有什么用?”范明玉有点不懂,如果有突破口还好,拖延时间寻找胜机。但现在什么都没有,扣押高正阳完全是浪费时间。

  陈王军坚定的说:“我敢肯定,这案子一定和高正阳有关。”

  “你有什么发现?”范明玉很好奇,她也是直觉的觉得高正阳很不对,并没有明确证据。

  陈王军也不在意范明玉的试探,到了这一步,他没退路了。只有破案才能解开死扣。

  他说:“凤凰酒吧我们查了几个月,并不是毫无所获。我发现高正阳欠老板狗爷五千块。利滚利损上,大概要还二十万。有几个没死的打手,也说过狗爷是特意要为难高正阳,据说是许景的意思。我们和许景求证过,他是死不承认。”

  “你怀疑因为这二十万,高正阳一怒之下就把狗爷他们都杀了?”

  范明玉觉得很不可思议,以高正阳的能力,还上二十万也不太费力。没有必要冒着同归于尽的风险杀人,还杀了那么多。

  陈王军微微摇头:“高正阳杀人可能不是为了钱,而是狗爷他们想对付他女儿。我一开始也觉得这个猜测很荒谬,毕竟要杀十几个人,手段这么凶残,一个人怎么可能不露破绽。为此,我还秘密监视了高正阳,并趁他出门偷偷搜查过他家。没有任何发现。”

  “你那时为什么不拘捕他?”范明玉更好奇了,陈王军既然发现嫌疑目标,为什么不进一步行动。

  “你没看过现场,不知道动手的人有多可怕!”

  陈王军想起凤凰酒吧的现场,心里就一阵阵发冷。作为刑侦警探,他看过各种凶杀现场,各种尸体,却没见过这么冷酷强大的杀手。

  现场的尸检证明,动手的应该就是一个人。现场十多个人,都有动手反抗的痕迹。却都被对方杀鸡一样斩杀。更可怕的是,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没有犯任何错误。

  陈王军知道高正阳有嫌疑,却不敢乱来。因为他很清楚,他没有任何证据。抓了高正阳也没用,只会打草惊蛇。

  为此,他偷偷盯了高正阳一个月,却没有任何发现。隔了两个月,又出了章家兄弟意外死亡。那时候陈王军正在外地,等他赶回来,章家兄弟都已经死了。

  范明玉主办此案,他没说话,就想看看范明玉能查出什么来。没想到下面办案的人只是找高正阳简单询问一下,就把高正阳放过去了。

  显然,范明玉根本就没在意高正阳。

  陈王军问范明玉说:“你还记得么,章华意外死亡当天,曾和高正阳商议过合同的事。”

  范明玉点点头:“我回去翻过档案,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我还派人给高正阳做过笔录。”

  范明玉说着突然灵光一闪:“你是说高正阳杀了章家兄弟?”

  顿了下她不解的说:“但这不合理啊,就为了合同的事,他至多不和章家兄弟合作,怎么也不至于接连杀人。”

  “章家兄弟可不是好人,做事阴狠,也许当着高正阳的面放了狠话。”

  陈王军说:“高正阳之前没杀人就算了,他一旦意识到杀人能解决问题,解决章家兄弟也就很正常了。”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范明玉还的觉得有很多技术细节没办法解释。

  “太极拳最擅长听劲,什么叫听劲,就是察觉劲力的细微变化。落地玻璃外框虽然很牢固,但在劲力共振下,就很容易脱落了。”

  陈王军说:“其实只要我们把他想的厉害一点,一切问题就都好解释了。共振破坏玻璃,抓住人扔到十米摔死,一个人闯入酒吧把十几个人杀死。”

  “可孙老说那不可能啊。我也查询过专家,专家说人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范明玉不太能接受这个说法。

  “可能他使用了某种工具,但这不重要,重要是高正阳作为嫌疑目标,你就能把三件大案串联起来。”

  陈王军斩钉截铁的说:“一件案子还可以说是巧合,两件、三件都和他有关,绝不是巧合。唯一合理解释就是他才是凶手。”

  范明玉脑子很乱,她不得不找了地方停下车,在那想了好半天。她也承认,陈王军的推断很合乎逻辑,唯一问题是高正阳怎么可能那么厉害?

  这可不是拍影视剧,连续作案却不留下任何痕迹,没有破绽,这怎么可能!

  范明玉对陈王军说:“你的猜想很合理,却解释不了高正阳怎么会像超人一样,这完全不合理。”

  陈王军冷冷一笑:“你不知道吧,高正阳曾独自闯进龙江山庄,把所有人都打昏。还杀了赵天龙最心爱斗牛犬,并把狗尸体摆在他眼前。所以,赵天龙才会是卑躬屈膝的给高正阳道歉,并送了他八千八百八十八万。”

  “还有这种事?”范明玉瞪大眼睛,赵天龙可是真正江湖大佬,手底下不知养了多少亡命徒。他居然会向高正阳服软,真是无法想象。

  “赵天龙虽然严令封口,但这种事情,总是无法保密的。”

  陈王军说:“各种情况都证明一件事,高正阳厉害的超乎想象。他也是几大凶案的真正凶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证据,把他绳之以法!”

  “哪里找证据?”

  范明玉问:“去搜查他家么?”

  “没用,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家里也不可能有什么发现。”

  陈王军说:“现在最简单带办法就是找到赵天龙,让他出面作证,说高正阳擅闯他家伤人、勒索!”

  范明玉迟疑着说:“赵天龙愿意么?”

  陈王军说:“赵天龙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将近一个亿的现金,擅闯民宅,伤人,敲诈勒索,只要有一条成立,就够判他十年的!”

  陈王军顿了一下又说:“我还在拘留室给他准备了特别节目,看他能把自己的暴戾隐藏多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