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心猿难伏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1 14:59:33 源网站:笔趣阁info
  月轻雪明眸中眼神复杂,神色却还是那么淡然,说话的语气很低沉,完全没有惊喜的意味。

  一百多年来,月轻雪每天要面对明刀暗箭,和各方势力勾心斗角,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完全成熟。

  对于高正阳,也再没有以前那种小女孩的依恋。在这点上,她又和红日不同。

  红日看似洒然独立,她的核心却是高正阳。所以在最高委员会,不过是因为高正阳让她做这些。

  月轻雪再见高正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复杂到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都是些什么。

  一百多年了,高正阳几乎没变。那红衣依旧浓艳炽烈,眼神依旧明澈深沉。眉宇间那股霸气到是收敛了一些,这到让他多了几分少年般的干净简单。

  时光的淬炼,没能磨掉高正阳的锋芒,反而让他更为纯粹。

  月轻雪真的很佩服高正阳,这个人似乎永远不会疲惫,也不会有任何软弱。表现出来的总是精力充沛,无比自信。似乎天底下事情就没有他想做又做不成的。

  经历的越多,就越会明白,高正阳做的那些事情有多了不起。

  尤其是站在月轻雪这个位置,位高权重,但各种掣肘制衡,让她做什么事情都要用十二分的力,一般却只能得到三五分的成果。

  月轻雪早就开始厌倦这一切了,但她心里还是有个念头,人族正在面临大劫,她站在这个位置不能撒手不管。

  轻雨战死,让她受到了极大打击。为此,她修炼了寒月剑。

  严格来说,寒月剑并不是一门剑术,而是直通神阶的秘法。是月轻雪从新月剑灵那学到的。

  这一门神阶秘术,最关键就在于斩心绝性,断绝七情六欲。达到心若寒月高映天,内外明净不染尘。

  这等斩情绝性之法,往往是邪道。但新月所传,自然别有神妙。通过断绝七情六欲,达到空明层次。

  空明,可是十三阶的至高心神层次。高正阳现在这么牛逼,也不敢说真正达到了空明之境。

  月轻雪自然差的更远,但她性格本就淡漠,配合寒月剑,斩断七情六欲,到是进步神速。几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了神阶层次。

  只是她现在心思深沉,考虑事情没有只有冰冷计算,没有情绪上干扰。所以,月轻雪隐藏了自己的神阶。

  这等力量晋升,原本会表现的十分明显,瞒不过别人。但月轻雪的寒月剑很特殊,又有剑灵新月遮掩,到是藏的稳稳当当。

  也正是这样的状态,月轻雪看到高正阳后,虽然有了些情绪波动,却还是还淡然。

  高正阳当然看出月轻雪是神阶,看出她状态很不正常。但时隔百年,两人之间已经有了明显的生疏和距离。

  这不是一两句就能抹平的。更不是心中有爱,大家拥抱一起就水乳、交融全无芥蒂。

  就算是红日,还需要深入交流沟通,完成神魂层次的共鸣,才能打破双方的距离。月轻雪的情况,就更复杂了。

  高正阳微微一笑:“你看到我好像不意外。”

  “所有人都会担心你,但我不会。”

  月轻雪淡然说:“我知道你从不失败,不论身在何方,终有一天会回来。”

  月轻雪真是看着高正阳一步步成长起来,看着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看着他从最底层一路走上人界权势顶峰。

  对于高正阳,她有着近乎迷信般的信心。哪怕她亲眼看到高正阳被杀,都会觉得高正阳是故意设局示弱。

  所以,月轻雪从没有担心过高正阳,更没有考虑过没有高正阳会要怎么办?

  她很清楚一件事,高正阳是高正阳,他超然独立,最高安全委员会,不过是他的玩具,人界,也只是他的游乐场。

  高正阳是不会死,甚至不会败。但人界不能把希望放在他身上。事实上,人族不应该把希望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

  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弱者心态。纪元轮回,要没有搏命求生的精神,任何种族都会灭亡。

  月轻雪正因为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对于高正阳的回归,也从不报过多的期望。

  她并没有隐瞒自己想法,对高正阳说:“你回来很好,但人族不应该把希望放在你一个人身上。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高正阳到有点感动了,别人都觉得他拯救人族理所应当,并把这个视为他的责任。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但有一个人能理解他,这让他很欣慰。他说:“一百年没见,你成熟了。”

  月轻雪禁不住笑了下。

  高正阳有点奇怪:“我的赞美有问题么?”

  月轻雪摇头:“不是,只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第一次诚心称赞我。感觉很受宠若惊。”

  高正阳有点冤枉:“哪有,我经常赞美你。”

  “你的赞美都很浮夸,完全是调侃。”

  月轻雪说:“成熟这么简单的词,在你嘴里说出来才显得有点诚意。”

  顿了下她又说:“原来,你以前一直觉得我不成熟。”

  “哈哈哈……”高正阳打个哈哈,“你想多了,想多了。”

  高正阳急忙转移话题:“你成就神阶,可喜可贺。但你深藏不露,想干什么?”

  “果然瞒不过你。”月轻雪轻轻叹口气,高正阳境界比她高太多了。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深浅,她却完全不知道高正阳的长短。

  高正阳又问:“你想杀石破天?”

  最高安全委员会内,只有石破天咄咄逼人,想要谋夺更多的权势。而且,对月轻雪步步紧逼。

  月轻雪深藏修为,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反而会被别人低估,降低影响力。

  对于一个站在权力中枢的强者而言,月轻雪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计算某位强者。

  “是。”

  月轻雪淡然说:“石破天太猖狂了,做事没有尺度。我就要他死。”

  高正阳沉默了下问:“是因为轻雨么?”

  月轻雪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她表面不说,对月轻雨其实极其爱护。轻雨战死,对她肯定是个巨大打击。从而迁怒石破天,也是有的。

  月轻雪说:“天岳都第一次大战,石破天是总指挥。轻雨和师涵一起战死,要说不是石破天有意安排,我不信。”

  顿了下月轻雪又说:“不管是不是他安排,只凭他专横跋扈,想要强娶我,他就该死。”

  高正阳点点头:“不管什么原因,你想石破天死,他就活不了。”

  “谢谢。”

  月轻雪并不谢高正阳帮忙,而是谢他愿意无条件相信她。这种信任,其实比什么都重要。

  高正阳摆手说:“我们之间说谢谢就太见外了。这只是小事。”

  高正阳想起娇俏活泼的轻雨,也不禁轻轻叹口气。以他的神通,现在也无力把死去的人复活。

  哪怕到了十三阶,也许能依靠记忆把人复制出来,但终究不是本人。而是一种复制品。本质上,是神主力量的一种显化。在灵魂层面,完全隶属于神主,并不是一个真正独立生命。

  事实上,神主创造的世界,万物众生,都是他力量分化而成。这些神主创造的世界里,每个智慧生灵都难以违抗神主的命令,更不会孕育出比神主更强大的生命。

  邪神给高正阳的造化秘术,就是这种。实际上,造化秘术里包含了邪神的核心法则。

  高正阳到了神王,才猛然明白,如果接受了造化秘术,就等于认同邪神的法则。不说从此以后就成了他的仆从,至少,无法再和他正面对抗。

  更可怕的是,接受了邪神的法则,以后高正阳的路就被封死了。不论如何,只有沿着邪神的道路前进。

  从这个层面来说,邪神的居心极其险恶。好在高正阳早就有准备。造化秘术再好,他也不可能上当。

  高正阳觉得,只有达到十五阶,甚至是超越纪元的限制,这才有可能复活逝去的生命。

  如果以超越十五阶力量为终点,那这条漫漫长路上,高正阳不过才起跑而已。

  以高正阳的自信,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达到终点。他更不能对月轻雪胡乱许诺。

  至于劝说之类的话,那就更没必要说了。

  悲伤和欢乐不一样。欢乐是一首歌,可以和和对的人一起合唱。悲伤不行,悲伤是只能自己品味的苦酒。

  高正阳想到月轻雨、师涵、鹤飞羽,心里其实也颇为伤感。

  这样一个个不同风姿的美女,都曾在他生命中绽放过,美丽过。但在他不见的时候,黯然寂灭。

  高正阳伤感却不悲痛。这不是他无情,而是他知道生死无常的道理。

  神主尚且在无常中挣扎,一个不好,就会陨落寂灭。何况是月轻雨她们这些弱小的生命。

  孔子说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一味悲伤欲绝,难以自制。这只是发泄自己情绪,对逝者没有意义。

  高正阳若有所思,就这样和月轻雪一起沐浴在淡然月光下,相对无言。

  月轻雪却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淡然月光中似乎漂浮着淡淡哀思,她反而觉得和高正阳少了许多隔膜,心灵上更多了几分亲近。

  直到新月渐落,夜色愈深,月轻雪才对高正阳说:“你回来真好。”

  高正阳想了下说:“没月亮了,休息吧。”

  月轻雪微微摇头:“我再坐坐,你去休息吧。”

  隐晦的邀约被拒绝了,高正阳到不怎么意外。到了月轻雪这个层次,已经不被简单本能欲望困扰。

  而且,月轻雪和红日不同。她并不喜欢双修之类的法门。她现在的修炼状态,更是偏向绝情断欲的方面。

  高正阳其实也就是这么一说。他觉得和月轻雪这种状态很好。两人之谈情,不说爱,更不做。

  这种恰到好处的距离,让双方都很舒服。

  当然,如果倒退回一百年,高正阳肯定觉得月轻雪这种状态不好,会不客气的睡了她。

  现在,高正阳层次更高,力量更强,也能做到收敛自己尊重别人。

  高正阳也不喜欢身边的人都变成一个样子。只有不同,才有差异,才有趣味。如果别人都按照你的想法运转,那世界也太无趣了。

  看到高正阳起身要离开,月轻雪突然说:“胡菲菲不错,一直还对你死心塌地的。你应该去看看她。”

  高正阳哑然失笑,月轻雪劝他去看胡菲菲,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他点点头,“我这次回来会待一段时间,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

  高正阳才月轻雪那离开后,并没有去真的去找胡菲菲。

  胡菲菲的事情,只是个小事。不用心急火燎的去处理。他又不是心火旺盛的毛头小子。

  说实话,高正阳其实并不恨石破天。对方的层次太低了,他实在是没办法对这样一个人物生出什么强烈情绪。

  当然,高正阳完全能理解月轻雪的恨意。因为她和石破天力量同级,甚至还要稍弱一点。她无法解决石破天,自然怨念越积累越多。

  他如果遇到解决不掉的敌人,也会很愤怒。问题是,他现在一根手指就能按死石破天。只是,他还不想这么快就解决对方。

  如果不是月轻雪说轻雨、师涵的死有问题,高正阳甚至打算放过石破天。

  一个能在绝境中爆发的家伙,还是很有能力的。至于野心勃勃,那不是问题。

  没有能力的人,才甘于平庸。

  野心,雄心,实质上是一样的,不过是说法不同。没有那种强烈向上的欲望,怎么能做成大事。

  但月轻雪这么说了,就已经判了石破天死刑。对于要死的人,高正阳更懒得费力气。

  轻雨、师涵的死和他有关也好,无关也好,石破天都要死。就是这么简单。

  高正阳循着气息感应,到了清凉殿。这座殿宇位于光明宫东北角,位置颇为偏僻。清凉殿外的小路上,已经生出许多荒草,却没人清理。

  白墙红瓦,也满是风雨洗刷的斑驳痕迹。周围清幽安静,没有任何人气。看起来,就像荒郊野岭的一座荒庙。

  大光明宫内,居然没人修整打理建筑,这当然不正常。所以,这只能是故意的。

  高正阳突然想到了里的情圣,往往因为是女人死了,就一夜白发,然后守着个棺材一辈子不娶,特别悲情。

  这里的气氛,颇有几分苦情的意味。他忍不住笑了,心里那点淡淡惆怅哀伤情绪反而没了。

  高正阳想了一下,一拂袖,身上红衣变成紫色,相貌也变成了紫香川的样子。

  紫香川是魔皇的儿子之一,当初的魔族统帅,曾带着天痕剑埋伏他,反为他所杀。

  虽然紫香川没干出什么大事,但是他时运不济,遇到了高正阳。

  高正阳到觉得这人心计武功,都是绝顶。心思一动,就把他的样子借来用用。

  清凉殿外都是有些残破,院子内更是荒草丛生,足有一人多高。大殿的门四敞大开,站在院子里,就隐隐能看到大殿里面坐着一个人。

  大殿的佛像没拆,供奉的是金刚明王。不过,这金像也没人收拾打理,上面满是的尘灰蛛网。看起来颇为狼狈。

  坐在佛像下面的白心猿,穿着如雪白衣,斜躺在地上,眼睛半闭半睁,似乎在入定又似乎睡觉。

  白心猿头发也都白了,一根根如同银丝一般,胡乱披散着。颇有几分疯癫之态。要不是衣服实在太干净了,简直就像是路边睡觉的疯子。

  白心猿这副状态已经很久了,他成就剑神,既不需要吃饭喝水,就可以靠吐纳元气或者。也不需要洗澡换衣服,身体自然洁净如新。

  这么多年下来,白心猿到是习惯了这样。他一开始还是故意这么折腾,但时间长了,他就发现这种状态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非常好。

  到了现在,他也就懒得改了。而且,他就整天躺这神游发呆。除非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他才会出门。

  白心猿讨厌被打扰,大殿就成了禁区,等闲都不会有人来。

  但就在刚才,白心猿突然心生警兆,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他正想着,就感应到有人来了。

  来人气息幽深难测,带着一股无可言说的妖异。

  白心猿睁眼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俊美无比的妖魅紫衣男子。他心中一惊,在大光明宫内,居然有魔族强者敢直接闯进来。

  不到白心猿说话,紫衣男子阴冷一笑,“剑神白心猿,可笑,接我一剑。”

  紫衣男子突然拔剑直斩,湛然明净剑锋无声无息的破空而至。

  白心猿觉得对方剑法虽妙,却远不及他。也不知对方哪来的底气。他不假思索催发天河双剑,一封一刺,不退反进迎了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紫衣男子手上剑锋陡然一亮。

  明耀绝伦的剑光,瞬间把白心猿的目光、神识尽数切断,包括他所有感知。

  白心猿警觉不妙,不假思索闪身就退,但神核中已经多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明耀剑痕。

  天河双剑一声哀鸣,断裂成了四段。

  白心猿惊骇欲绝,大叫:“天痕剑!”

  紫衣青年大笑:“正是,还不受死!”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笔趣阁inf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