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闹着玩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1 14:59:33 源网站:笔趣阁info
  魔族的天痕剑,可以说是魔族最出名的神器。

  因为当初高正阳失踪,据传就是魔族动用了天痕剑,击杀了高正阳。从那以后,天痕剑也成了人尽皆知的最强剑器。

  人族强者们,翻箱倒柜,查询典籍,或者求助于其他世界强者,也终于搜集到许多关于天痕剑消息。

  天痕剑无物不斩,号称锋锐第一。也就是说,拿着这把剑没有斩不开的东西。在众多十三阶剑器中。天痕剑都是威名赫赫,隐隐占据第一的位置。

  为此,人族强者还曾齐聚在一起,多次开会讨论该如何应对天痕剑。期间,也不免多次说起高正阳的死活。

  很多人都相信高正阳必死无疑。因为他的龙皇圣体,正被天痕剑克制。但红日、无相、月轻雪等人的坚信高正阳不会死。双方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个问题最后不了了之。

  那段时间,所有人族强者都是异常谨慎,生怕遇到拿着天痕剑的魔族高手。这样的紧张气氛,一直维持了二十年。

  天痕剑始终不露面,人族强者们这才慢慢放心。因为要么是天痕剑出了问题,要么是天痕剑有严格使用限制。不论是哪种情况,都不用再特意去提放。

  白心猿作为剑圣,最善剑术,对天痕剑也最为上心。私下里也做过很多研究。

  等到鹤飞羽战死,他再无心厮杀,也就不再关注天痕剑。

  白心猿退隐到清凉殿。每日里不思不想,浑浑噩噩的待了差不多二十年。

  白心猿的猿族,天生的心猿灵动通神,故此能在剑道上一日千里。又得到高正阳指点,不用几十年的功夫,已经成就圣阶。

  人界强者虽多,若论天资之强,白心猿远胜熊霸等众多强者,甚至红日、月轻雪也难以与之相比。只是比起高正阳,还略有不如罢了。

  白心猿一路突飞猛进,过于顺利。鹤飞羽死后,他心丧若死,完全失去向上动力。

  可就是这一退,让白心猿明悟了空、净,降服自己心猿。剑意反而因此的纯化,自成法则,凝成神核。

  白心猿迈出这一步,也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同时,作为坚定的高党,白心猿成就神阶,也稳定了最高安全委员会的权力结构。

  只是白心猿无意争权夺利,他是蛮族出身,又不好完全向着高正阳一系。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索性不闻不问,就一直躲在清凉殿内再不出门。

  几十年来,白心猿只出去过三次,这三次都是因为事关人族蛮族存亡的大事。此外,他就再没出去过。

  白心猿怎么也没想到,会有魔族强者来刺杀他,而且,还拿着传说中的天痕剑。

  他是没见过天痕剑,但出于对剑的深刻理解,他知道那必然是天痕剑。

  也只有天痕剑,才能如此锋锐,才能轻易斩破虚空,斩断神识,甚至连流转时光都被斩断。至于天河双剑和神核,那更是不堪一击。

  “果然名不虚传,天痕剑真是无物不斩!”

  白心猿惊骇之际,到是对天痕剑愈发佩服。他也本能做出判断,对方的剑法也臻于完美,甚至还在他之上。

  配合这柄天痕剑,他绝对挡不住三剑。

  白心猿甚至有点想放弃抵抗,这是个死局,不论谁来都解不开。但出于剑神的骄傲,他终究不甘心束手等死。

  他狂喝一声,识海中神核碎裂,一只白色心猿跳跃而出。

  天痕剑明耀剑光横空落下之际,又一道剑光十字交错落下。整座清凉殿都局中斩成四块,甚至虚空都被剑法分成了四块。

  恐怖无匹的剑势却没能伤到白心猿,他一个灵动无比纵跃,突破空间限制,到了紫衣男子的身后。

  紫衣男子自然是高正阳所化,他一剑没能杀到白心猿,也是颇为意外。

  他修炼无极剑典,又得到明月剑主的传承,只以剑法而论,诸天万界中也是排的上名号。他刚才虽然只用了一分力,剑法上却没有收敛太多。

  白心猿躲开他这一剑的这一跳,真是灵动无比。有种跳出时空、超脱生死,睥睨无常的逍遥自在。

  高正阳纵横诸天万界,见过不知多少强者。却从没见过这等高妙身法。他本来是想过来刺激一下白心猿,顺便指导他修行。

  没想到,白心猿到先给他上了一课。

  高正阳不禁想到了东极天遇到的金睛狂猿。这个天生就是神阶的远古荒兽,只会两种天生的神通。

  其中就有一种纵跃虚空的神通,极其灵动。白心猿这一跃,和金睛狂猿颇有神似之处。只是境界上,白心猿就高的太多了。

  这一跳,就跳出了时空、生死、命运。其高妙之处,让高正阳都是叹为观止,不得不称一句:高明。

  当然,白心猿不是真正跳出了一切束缚。任何生命,包括纪元在内,都逃避不了自己的命运。何况是区区一个白心猿。

  白心猿只是在这一跃,展现出了超脱一切的韵味。距离真正的超脱一切,还差的太远太远。

  再简单点说,白心猿这一跃如同飞鱼跃浪,暂时跳出了本身的束缚。但不论跳的多高多妙,终究还是要回到海里。

  高正阳要逼迫出白心猿一切潜力,自然不能留手。他到要看看,白心猿还有什么本事。

  他头也不会,手中天痕剑意所化的天痕剑,化作一轮完满明月。

  明耀剑光所化神月,圆满无暇,明照八方。剑光所及,遍除一切晦暗。

  跳到高正阳背后的白心猿,就觉得眼眸一亮,剑光所化圆满神月已经深深印入眼眸。

  那覆盖八方的剑光,似乎从内到外洞穿了他的身体。

  白心猿知道,这是对方剑意太盛,已经先一步伤了他。到了这一步,想逃都无处可逃。除非,他能再用出刚才那一跃。

  白心猿也是绝代天才,修炼天赋上也许比不上高正阳,但就灵性上却不逊色,甚至可能比高正阳更强。

  他刹那间的明悟,施展出妙绝天人的纵跃。现在,在被神月剑光淹没前,他又生出灵感。

  这一跃灵动无比,何尝不可以化作剑法。

  白心猿心意一动,双手各捏剑指,交错着向轻轻一刺。

  逍遥灵动不受任何约束的剑意,就这么突破圆满无暇神月剑光,刺在高正阳后脑上。

  白心猿得手后,却反而惊觉不妙。灵妙剑意刺在对方后脑上,却激发了十倍力量的反击。白心猿再要退后时,却来不及了。

  他一心要杀高正阳,剑意纯厚。出剑容易,收剑就难了。仓促之间,也再无法转化成逍遥无比的境界。

  天痕剑的剑光一凝,剑锋已经贯入白心猿眉心,正刺中他识海中的心猿。

  才从神核中诞生的心猿,一声哀鸣,无声扑倒。

  白心猿只觉心中剧痛,似乎心都跟着被撕裂了一般。他眼中也不由浮现出死意,身躯慢慢软倒。

  高正阳收了天痕剑,看着躺在地上的白心猿,有点为难的说:“好像玩大了。”

  虽然只是一缕天痕剑意,但还是太过锋锐,绝不是白心猿可挡。何况,高正阳为了帮他彻底降服心猿,一剑捅死了心猿。

  这对白心猿来说,伤害太大了。心猿,就是他神意精气所化,是他最根本的力量来源。

  高正阳这么粗暴的一剑,可不是他能承担的。一剑下来,白心猿的生机都被斩灭了。

  “兄弟,你醒醒……”高正阳摇着白心猿,试图唤醒他。

  白心猿眼眸中都是死意,已经断绝六感,只剩下最后一丝生机,却已经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应。

  他要是知道对面是高正阳,到还能缓过这口气来。但他以为对面是魔族强者,再怎么强撑也没意义。一点灵光,不断向着死亡深渊坠落。

  这个时候,清凉殿的巨大动静,也吸引来了众多强者。

  最先到的是光明护卫总统领云锋。他是这一百年涌现出的天才,短短一百年间,就已经成就圣阶。

  作为陆九渊弟子,他顺利的进入了大光明宫权力中枢,负责总管大光明宫的安全事务。

  云锋手里掌握着数百万的人族精锐,最差修为都是五阶。这样一只大军,也是守护光明都的最重要力量。

  对于圣阶而言,云锋还是个年轻人。眉宇间还带着几分年轻人特有的锐气,同时也足够深沉老练。

  云锋身边还带着一队九阶高手,法师,武者,各自手持神器,组成一个小型无极剑阵。

  只凭这座无极剑阵,云锋就有底气和神阶对抗。更别说这里是大光明宫,他手握大光明宫大阵的中枢法令。就算遇到神阶,他也有能力把对方留下。

  不过,云锋没敢妄动,因为白心猿还在对方手里。

  对于白心猿,云锋其实颇有些看不起。这位堂堂剑神,每天就躲在这里混吃等死。那副颓废样子,还不如直接死了。

  但白心猿地位太重要了,是人族和蛮族的缓冲带,也是最高安全委员会的重要权力平衡筹码。

  这样的人物,自然不能死。至少,不能因为他云锋而死。

  云锋很明智的停步不前,一面试图和高正阳沟通,“阁下是哪位,为什么夜闯大光明宫?”

  高正阳叹口气,对云锋说:“我说我是高正阳,和白心猿闹着玩,你信么?”

  高正阳说着一拂袖,变回本来的样子。

  云锋眼眸收缩,向后退了两步。对方器宇轩昂,身材英武,一身大红长袍。只看形象,的确是传说中的高正阳,人族最高安全委员会委员长。

  不过,云锋还没出生的时候,高正阳就失踪了。他根本没见过高正阳。

  眼前这人长的和高正阳再像,他也不敢确认。何况,白心猿可是被这人所杀。

  如果对方是高正阳,他为什么这么干?白心猿可是高党的死忠。高正阳回来杀谁都不奇怪,却先跑来杀白心猿,怎么都说不通?

  云锋判断不出真假,就更不敢妄动了。他一脸震惊的问:“您是高正阳高委员长?”

  “是我。”高正阳说。

  云锋又问:“那您为什么要杀白神君?”

  高正阳有点无奈:“就是好久没见了,大家一起动手玩玩。没想到,这家伙故意碰瓷啊……”

  云锋不说话,他当然不信这种说法。事实上,对于高正阳的话他一句都不信。所以和高正阳在这胡扯,只是尽量拖延时间。

  趁着这段时间,大光明宫的法阵全部运转起来了。各位强者,也都向这面赶过来。

  云锋正想着,就看到陆九渊从虚空中走出来。他急忙对陆九渊稽首施礼:“师父、”

  陆九渊不等云锋说完,就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说。陆九渊目光盯着高正阳看了一会,才道:“真是你!”

  “哈哈哈,看到我你好像不太高兴。”高正阳看到陆九渊神色凝重,他反倒笑起来。

  陆九渊看了眼地上躺着的白心猿,确认他气息全无,白眉皱的更紧了。

  他说:“说实话,老道以为你死了。”

  云锋等人一听,都有点发懵。这个杀死白心猿的家伙,居然真是高正阳!

  众人的表情都很奇妙。他们完全无法理解,高正阳这是在干什么!

  “我还活着,惊喜吧?”高正阳笑着反问。

  陆九渊摇头:“惊是惊的,喜就没有了。”他忍不住问:“你为什么杀白心猿?”

  高正阳站起身叹气,一脸无辜的说:“我都说了,和小白一起玩玩。没想到他不禁打,就变成这样了。我也很无奈啊。”

  陆九渊看着高正阳笑嘻嘻样子,可看不出任何无奈的意思。他知道高正阳做事犹如天马行空,让人捉摸不透。

  但高正阳绝对不是疯子,脑子更没问题。他做什么事情,都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陆九渊猜不透高正阳要干什么,也不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在那沉吟着没说话。

  这时候,神光闪耀,身躯高大黑白分明的熊霸,从虚空中走出来。

  熊霸第一眼就看到地上的白心猿,他眼神一凝,用神识来回扫了几十遍,还是没能在白心猿身上发现一点生机。

  这让熊霸不禁狂怒,两条短眉都竖立起来,但他看到高正阳似笑非笑的脸,涌起的怒气顿时一滞。

  熊霸停了下,压住心中滔天怒火,沉声问:“正阳,你这是干什么?”

  “许久没见,我就和小白玩耍玩耍。谁想到他不禁打,一剑捅死了。”

  高正阳说着连连摇头,也不知是为白心猿死难过,还是觉得白心猿太弱了。

  熊霸快气炸了,高正阳到说的轻描淡写,可死的白心猿,堂堂猿族剑神。

  他不禁用力握紧拳头,阴沉的对高正阳说:“高委员长,你太过分了。”

  高正阳有点诧异:“我一时失手,老熊,你不会因为这个和我生气吧?”

  高正阳说的轻松,可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压抑无比的气息。没人吭声,甚至没人喘气。

  在一旁看热闹的云锋,都觉得心上压了一座山岳,沉重的快要把他活生生压死了。

  熊霸释放出的神阶强者气息,远远超乎了云锋的想象。更重要的是,云锋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熊霸一动手,不管谁胜谁负,人族和蛮族的合作必然会结束。最高安全委员会,也可能由此分崩离析。

  高正阳不回来还没事,他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云锋真恨不能高正阳立即消失。可惜,这事情还轮不到他做主。甚至,轮不到他说话。云锋只能看向师父陆九渊,希望他能制止这一切。

  陆九渊虽然还不是神阶,在最高安全委员会却有着深厚根基。而且他做事公正,在委员会也有着极高威望。

  陆九渊察觉到云锋的目光,微不可查的对云锋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妄动。

  别人不知道高正阳,陆九渊却知道的太清楚不过。不论高正阳想干什么,他们现在都不能插手,更不能胡乱表态。

  让云锋意外的是,怒气冲天的熊霸运了会气,居然当先软化了态度。他对高正阳点头:“较技失手,谁也不愿意看到,但事已至此,也不能真伤了两族的和气。我们两族团结一家,这也是心猿一直以来的信念……”

  高正阳到有点意外,他其实是故意气气熊霸。这老小子趁他没在,没少欺负红日和月轻雪。

  老小子要是敢翻脸,高正阳就给他一个深刻教训。让他学会老实做熊。

  不过熊霸到底是熊霸,能审时度势,该怂的时候就怂,这是他的本事。

  高正阳点头说:“说的好,蛮族人族是一家。不能因为一次意外就伤了和气。”

  说着,高正阳走过去拍了拍熊霸肩膀,赞许的说:“老熊,你是越来越有器量。”

  熊霸苦笑:“正阳,以后咱们别出这种意外了。好吧?”

  “当然。”

  高正阳随口应了一句,又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我再试试,也许能救活小白。”

  “正阳,你回来了……”从虚空走出来的无相,一眼看到高正阳后,眼中全是惊喜。

  一百多年没见,无相脸上明显露出老态,眼神也多了几分老人特有的沉寂。

  高正阳对别人可以随意说笑调戏,却不能对无相这样。他鞠躬施礼:“一百年未见,师叔一切安好。”

  “好、好、好……”

  无相显得有点激动,上下打量着高正阳,老脸上满是欣慰欢喜。

  高正阳也颇有些感慨,无相成就圣阶太晚了,这百年来争战不休。一身精气底蕴也消耗七八,不但没机会晋升神阶,就是寿元都不剩多少了。

  高正阳过去虚扶住无相手臂,又对熊霸、;陆九渊说:“大家既然都来了,里面聊。”

  熊霸目光闪闪,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跟着进入了清凉殿。陆九渊也默然和熊霸并肩而行。

  两人目光交错,都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笔趣阁inf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