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打赌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1 14:59:33 源网站:笔趣阁info
  石破天,除掉他身上所有外在的名号,他真正身份是天岳令主,神阶强者。

  万年前传下来的天岳令,随着人界法则不断放宽,其威力比当初不知强盛多少倍。尤其是最近一百年,人族大半资源都堆积在天岳都上。

  天岳都从内到外,都被一重重法阵重新加固。法阵遍及方圆亿万里,上通九天之上无尽星海,下通地脉元气。

  如果说以前的天岳都号称天下第一雄城,还有几分自吹自擂。现在,天岳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雄城。

  固若金汤,放在天岳都上并不是一句夸张的话。相反,这句话反而无法真正表达出天岳都的强大。

  遍及八方覆盖天地的庞大法阵,以天岳都为中心,构建起了一个超大范围的领域。

  手持天岳令的石破天,就是这座领域的唯一主人。必要的话,他甚至可以把神域和这座领域重叠在一起。

  更别说这座领域内,还有数十亿军民。这些军民就如同几十亿节点,可以帮助他完全掌控整座领域。

  石破天现在虽然还只是神阶,但在这座领域里,他就算遇到神王都不怕。

  天岳令上还有一门特殊的神通:一山更比一山高。

  这门神通,遇强愈强。能让石破天临时提升一个等阶的力量。可以这样说,石破天现在掌握的力量太强了,强到他只能发挥出两三成。

  这个限制,一方面是他力量不够强。更主要的是,人界的强大法则限制。

  石破天很重视高正阳,也很敬重他的力量。毕竟,这位在一百多年前就是神阶了。在没有把握之前,石破天不愿意和高正阳翻脸。

  保持现有局面,用魔族大军当做磨刀石,石破天相信自己必将是人族第一位神王。到时候,大势已成,再到降服高正阳等人易如反掌。

  石破天没想到的是,高正阳居然迫不及待的和他直接翻脸。当然,这是高正阳的风格,简单直接粗暴。

  说实话,石破天觉得高正阳很不明智。今日不同往日。在天岳都,和手握天岳令坐拥数十亿军民的他翻脸,高正阳太鲁莽冲动了。

  但事已至此,不管石破天愿意不愿意,他都不能示弱。

  石破天也不急着动手,天岳令催动大阵,天岳都上方已经升起一层半透明青色光罩,把天岳都尽数笼罩其中。

  高正阳也没动手,他抬头看了眼天上青色光罩,“你这法阵弄的到像模像样。”

  石破天一摆手:“不用阴阳怪气,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这么狂妄!”

  天岳都的众多强者,都已经站到石破天身后,纷纷对高正阳怒目而视。

  只有玉清公主,一脸无奈。她嘴唇开合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没说。只是看着高正阳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哀怨。

  似乎是恨他无情,又似乎是怪他不顾大局,冒然翻脸。

  陆九渊、熊霸、无相三人站在中间。他们的门人弟子,跟在身后。这群人数量不多,但最差也是圣阶。聚集在一起,也是一股强大实力。

  站在高正阳身后的,就只有月轻雪、红日、白心猿三人。红日、月轻雪没带随从。白心猿是干脆没有随从也没有弟子门人。

  四个人站在一起,和其他两伙力量相比,顿时显得人单势孤。

  不过,四个人都是神色镇定。到是人多势众的石破天等人,一个个满脸杀气。相形之下,气势虽盛,却显得有些浮躁。

  陆九渊不想双方动手,他走上前几步对高正阳说:“委员长,何至于此?”

  顿了下又说:“魔族大敌当前,我们人族和蛮族正要团结起来,共抗强敌。现在自相残杀,亲者痛仇者快。”

  高正阳对陆九渊说:“陆老想多了,不会出现你想的那种局面。”

  陆九渊也不知明白高正阳哪来的信心,他正色说:“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老道有件事不明白,委员长何以要杀石副委员长?”

  “月轻雨,师涵,都是被他设计陷害而死。我替她们报仇。有什么问题?”高正阳反问。

  “放屁。”

  “胡说八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石破天身后的众多将领,纷纷叫骂起来。师涵就算了,月轻雨是月轻雪的孪生妹妹。当初因为月轻雨的死,月轻雪当众和石破天翻脸,事情闹的极大。

  熊霸、陆九渊等人合力把事情压下来,这事情才算过去。但从那以后,月轻雪就特别敌视石破天。

  月轻雪手上还掌握着庞大势力,对石破天是多方为难。双方经常发生各种摩擦。

  时间一长,天岳都上下都对月轻雪满是怨念。双方也结下了很深的仇。

  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月轻雨的死引起的。天岳都方面,对这件事也就特别认真。

  高正阳一说月轻雨,天岳都上下都是群情激奋,要不是石破天还很冷静,他们就要拔剑动手了。

  陆九渊沉着脸对石破天说:“破天,约束一下你的人。对着委员长大喊大叫,还有规矩么?”

  石破天虽然不相信陆九渊能拦住高正阳,但他不愿意先动手落人口实。而且,骂架太失身份。

  他举起手,示意身后众人不要出声。

  果然,石破天做出示意后,他身后立即鸦雀无声。作为大军统帅,他用的都是军法。一声令下,谁敢不从。

  真有那样的人,也早被执行军法了。

  陆九渊、熊霸等人一看,心里都是一冷。知道石破天领军有方。但让一群圣阶强者做到令行禁止,这可太不容易了。

  佛门道门和蛮族,都有不少后起之秀。但所有进入圣阶的强者,都很骄傲,难以管理。

  管的太严,他们不接受。管的太松,又无法约束他们。对于石破天的领导才能,陆九渊他们都深表佩服。

  但这也更加深了几个人担忧。高正阳一旦动手,他面对的敌人就不止是石破天,而是这座天岳都,包括数十亿军民。

  陆九渊转又对高正阳说:“委员长,你说是破天杀了月轻雨、师涵,有证据么?”

  “没有。”高正阳回答很干脆。

  陆九渊神色一缓,说:“委员长,这种大事没有证据,不能随口就给人定罪啊。我知道轻雪对此一直有看法,但不能因为个人感情就蒙蔽了眼睛,对吧?”

  陆九渊说到最后,问了月轻雪一句。

  月轻雪冷然说:“就是石破天干的。”

  陆九渊也有些头疼,这个月轻雪如此固执,怪不得高正阳上来就翻脸。原来根子在这。他们事前没想到月轻雪对高正阳有这么大影响力,没能把月轻雪安抚住,也是失策。

  月轻雪这姿态,实在是不讲理。陆九渊也没什么办法,他对熊霸使了个颜色,示意该他说话了。

  如果有的选,熊霸不想管这事情。反正是人族内乱,由得高正阳和石破天去斗。现在的情况是,要依靠石破天挡住魔族。高正阳要动石破天,完全不符合蛮族的利益。

  没办法,熊霸也不能看热闹,他只能站出来尽量调解:“正阳,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我觉得可以从长计议。轻雨和师涵都是好孩子,为了抵抗魔族壮烈牺牲。不管这里面有没有别的东西,至少两个人都是一心杀魔!”

  熊霸顿了下又说:“正阳,今天你一动手,最高安全委员会立即就会分崩离析。人族和蛮族都可能因此毁灭。轻雨和师涵也不会愿意你这么做。”

  陆九渊也趁机说:“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更重要。委员长,天下苍生都把希望寄托在您身上。为了大局,个人恩怨先放一边。”

  高正阳没说话,目光看着远方青色天幕,也不知在想什么。

  熊霸总觉得高正**本没听他们说话,有点尴尬也有点无奈。他看了眼无相,示意无相该说几句了。

  别人说话高正阳可以不听,无相是他师叔,对他有栽培之恩。无相说话,高正阳不论如何都要给几分面子。

  无相老和尚却摇头,他和高正阳说过了,这会就必要再废话了。高正阳主意已定,谁也拦不住。

  熊霸心里骂了一句,这老光头太贼滑了。这时候到知道装傻。他只能对白心猿说:“心猿啊,你站在那干什么,来,这件事你就别跟着掺和了。”

  熊霸想的很好,劝不住高正阳,就把白心猿带走。他们人族的烂事,蛮族不掺和。他到要看看,高正阳带着红日和月轻雪,能干成什么大事!

  “我支持委员长。”白心猿一动不动,回了熊霸一句。

  熊霸真不高兴了,他沉着脸对白心猿说:“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你能管的么?别胡闹,快过来。”

  白心猿正色说:“熊叔,这事你就不要管了。”

  熊霸气的要死,这个白心猿也硬气了,连他的话也不听了!

  他怒极反笑:“好,好,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熊霸可以撒手不管,陆九渊却不想放弃,哪怕有一丝希望,他都愿意尝试。

  他用神识对高正阳说:“正阳,我问你,你就算杀了石破天,又能如何?月轻雨和师涵能复活么?相反,你和石破天一战,必然让人族分裂。”

  陆九渊想了下又说:“我知道你力量很强,但在人界法则内,手持天岳令的石破天,掌握着人界最强力量。恕我直言,你和他动手胜负还很预料。别说你输了,就是你赢了,天岳都也会毁于一旦。”

  陆九渊正色质问:“几十亿人族,和两个逝去生命,哪个更重要?”

  高正阳深深看了眼陆九渊,说:“在我心中,当然是逝去轻雨和师涵更重要。”

  “你、”

  高正阳一句话就把陆九渊噎死了,他气的话的说不出来。

  高正阳反而笑了:“陆老,何必生气呢,我只是说实话而已。轻雨和师涵,在我记忆中那么鲜活,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数十亿人族,都和我没有关系。他们的存在就像天上的云,海里的水,对我而言,既没有影响也没有关系,就没有意义。”

  陆九渊缓了口气,厉声反问:“既然人族对你没意义,你还在这干什么?”

  “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意义。轻雪,红日,玉清,包括师叔,熊霸,陆老您,乃至于石破天,他们都对我有意义。”

  高正阳淡然说:“我辈修炼,越向上路越窄。越向上同行者越少。这条大道上,每个人都是孤独行者。到了我这个层次,就会明白,除我之外,一切皆是虚妄。唯我是真,唯我是道。”

  陆九渊这会也冷静下来,他发现高正阳并不是疯了,更不是冷血绝情。只是冷静阐述着自己领悟的道。

  这道不一定正确,但这是高正阳的道,他坚信不疑。

  高正阳继续说:“陆老,你所见所思,其根基都在‘我’之上。爱憎,喜怒,生死,都是由我而发。若没有我,诸天万界一切一切一,又和我有何干系。”

  陆九渊若有所思,他觉得高正阳说的有道理,但又似乎是邪道。

  高正阳看出陆九渊的迷惑:“自我至道,首先要明白自我。陆老为什么想要保护人族?这是一种对于自己种族的情感。但这种情感,其本质不过是因为种族强大对自己有利,所以,才希望种族强大。究其根本,是因为利己。”

  陆九渊反驳说:“你这话就不对了。世上有许多无私的爱,父母对子女,情侣之间,甚至的朋友之间,都可以为对方舍弃生命,毫无畏惧。”

  “为别人而牺牲自己,的确是很伟大。但这种选择,还不是出于自我。一切皆因为我想要,如此而已。就像恶人行恶,也是因为他想要。善人行善,也是因为他想要这般。”

  高正阳淡然说:“从人类道德而言,自然是行善者高尚,行恶着卑鄙。但就思想而言,都是由我而发,并无高下。”

  陆九渊不想辩解了,高正阳这套想法不能简单的去分对错。他也不可能说服高正阳。

  他有些气愤的说:“所以,你为了自己高兴,就不管无数人族死活,执意要杀石破天!”

  “陆老这么理解有点偏颇,不过也不算错。”

  高正阳扬声说:“归根结底,杀石破天只为了我高兴,他有罪没罪都要死,如此而已。”

  这句话高正阳可是直接说出来的,观天台上的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众人一阵哗然。

  高正阳这话讲的好生蛮横嚣张,完全是没把别人放在眼里。

  “高正阳,你眼里还有别人么?眼里还有公理正义么?”风铃第一个忍不住了,高声质问。

  风铃本来对高正阳还有些敬畏,但她太气愤了。说的话真是掷地有声。其他人虽然不敢像她那样,听了却觉得很痛快。

  高正阳对风铃一笑:“抱歉,我眼里还真没有这些。”

  风铃没想过世上有这么狂妄嚣张的人,气的都快炸了。她催发出随风剑,就想动手。

  其他人也都气坏了,情绪就如同开了热水,沸腾激荡,一个个都是怒形于色。

  就是熊霸这等神阶强者,也不禁皱眉。高正阳这么想他不奇怪,但公然说出来就太疯狂了。

  只是这两句话,高正阳就人心尽失。他不明白的高正阳搞什么,但石破天显然会很开心。

  石破天的确很高兴,高正阳突然发疯,让本来还在犹豫的是中间派,都站到了他这边来。

  不过,石破天很沉得住气。他并没有说话表态,这时候说话反而容易出错。只听高正阳说就可以了!

  高正阳对其他人的怒气视若不见,转而对红日和月轻雪、白心猿说:“我为至道,懂得了这个道理,差不多就能摸到十三阶的门槛了。”

  红日、月轻雪都有些迷茫,她们虽是神阶,却还是难以理解这四个字。到是白心猿,眼眸一亮,若有所悟。

  高正阳转又对石破天说:“民心都在你一身,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啊?”

  石破天摇头:“我殚精竭虑,流血流汗,愿意为人族奉献一切。你这样自私自利的狂徒,怎么能明白我辈的大仁大义!”

  “大义凛然,说的好。”

  高正阳拍了两下手,给石破天叫好。

  石破天不知高正阳搞什么鬼,也不敢随意搭话,只是谨慎的看着对方,防止高正阳突然发难。

  高正阳突然对陆九渊说:“陆老,你说,用一个人生命,换对面几十亿魔族,值得么?”

  陆九渊毫不迟疑的说:“当然值得!”

  高正阳又问石破天:“你愿意为人族牺牲,那么,你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对面几十亿魔族大军么?”

  石破天心里迟疑了一下,总觉得高正阳这话里有陷阱。但他才当众说过大话,这会不可能打自己脸。

  他凛然说:“如果牺牲我一个,能灭掉对面数十亿魔族大军,我将毫不犹豫牺牲自己!”

  “好汉子!”高正阳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句。

  高正阳转又说:“我这个身份,我这个地位,出手杀你未免太看得起你了。你既然愿意为了人族牺牲,我给你一个机会。”

  高正阳说到这停了下,环顾周围众人后才又慢悠悠说:“你现在就自刎,我出手灭掉对面数十亿魔族大军。”

  石破天有点懵,这是什么操作?他心思一转,立即冷笑说:“我不怕牺牲,但我死了,你灭不掉魔族大军,那不成了笑话。”

  “好啊,我们可以击掌立誓。”高正阳说:“只要你愿意用自己命换取魔族大军,我可以先灭尽魔族大军!”

  这下,石破天真懵了。其他所有人也都懵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笔趣阁inf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