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欢宴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1 14:59:33 源网站:笔趣阁info
  雷垣和羽玄清出身仙门正宗,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元婴真君。两人不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那都是此界最顶尖的。

  到达西北之前,两人也通过各种方式了解过高正阳。不说知己知彼,至少对高正阳有着一定了解。

  两人都有着足够的自信,只要找到高正阳就能斩杀对方。也许过程会有点曲折,但结果却不会改变。

  两位当世最顶尖的天骄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前脚才到风陵口,高正阳后脚就到了。

  高正阳没有闻风而逃,反倒主动找上门来,展现出他的自信和气魄。而且,一见面,高正阳就已经掌握了主动。

  不论是风姿气度,还是谈吐行止,高正阳居然压住了两位天骄。这也让两位天骄心里很不服气。

  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输了一招。这种不动声色的较量,比拼器量、眼力、智慧、风度,原本的仙门正宗最拿手的。

  可遇到高正阳,雷垣和羽玄清就显得有点被动。谈笑之间,就被高正阳将了一军。

  百花梦仙酿,凌霄飞剑果,这两样名满西北的灵物,就摆在两人面前。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动手打架,两位绝世天骄不怕。他们都有各自宗门无上神器。就算是遇到普通宗门的元神强者,也可以轻易斩杀。

  三千仙门为什么能牢牢把持此界大权,靠的不是威望,而是实力。

  仙门强者一代代的积累,留下众多无上级别的神器。每一件神器,都独一无二。

  只要得到神器承认,就算是金丹修者,也能仗之斩杀元神强者。这种资源上的巨大差距,是任何天才都无法弥补的。

  当然,操控神器的主人不同,催发的威力也不同。但无上神器的威力下限,却已经盖过任何普通元神强者。

  所以,无上级别的神器多少,也成为衡量宗门实力最直接的标准。

  就像羽玄清,她手握无上神器水月剑,遇到三五的元神强者也能一战,甚至能够全歼对方。这是因为她能把无上神器威力发挥出六千成。等她晋级元神,那就更可怕了。

  中原仙门正宗为什么那么牛逼轰轰,敢号令天下,就是实力强绝。

  仙门正宗的对手,只能是仙门正宗。其他什么左道旁门,根本不堪一击。

  就像这次西北巨变,对正气宗来说,其实并算不上什么大事。所有人都觉得,只是羽玄清一个人就可以横扫西北,抚平一切。

  雷垣屁颠屁颠的跟过来,也不是担心羽玄清。他也觉得这就像是一次远游,斩杀高正阳不过是顺便。

  直到遇见高正阳,两个天骄才发现这人不简单。

  面对高正阳给的难题,两人都没有把握。无上神器也不是万能的,拿来杀人是好用。但吃下去的东西有问题,神器却未必能护得住。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直接翻脸动手。当场把高正阳砍翻。不理会这种小花招。

  但这样太没面子了,雷垣和羽玄清都是这么骄傲,也不允许自己这样就认输了。

  高正阳很有兴趣的打量着两人,雷垣和羽玄清果然稚嫩。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换做老奸巨猾之辈必然是推脱或是直接拒绝。

  他对卫兰君说:“小花,给两位贵宾斟酒。”

  卫兰君乖巧拿起酒壶,又取出三个白玉酒杯,依次摆放在高正阳、羽玄清、雷垣身前,然后打开百花梦仙酿斟满。

  百花梦仙酿酒坛一开,浓郁花香就散逸开来。

  香气太过浓郁,总会让人觉得艳俗刺鼻。但百花梦仙酿的香气不一样,浓郁而悠长,由鼻入肺,由肺入心,由心入神。

  一缕香气绵延,瞬间似乎就把人内外贯穿浸透。

  修为最弱的小伙计,只觉飘飘欲飞,如升仙境。熏熏然已经不知的身在何处,心在何方。

  其他如雷恒的侍女,金铃,也都满脸桃红,目光迷离,嘴角上挂着意味不清的满足笑容。也是神魂迷醉,难以自己。

  到是雷垣身后的管家老者,还能勉强保持清明。只是白须颤抖,显然是在强自压制酒意。

  雷垣和羽玄清最镇定从容,两人不但修为最高,而且修炼的仙门正宗秘法,心神清明如镜,坚凝如山,不会轻易为外力所动。

  区区一缕香气,还醉不倒他们。

  两人的目光都落在高正阳脸上,既谨慎又沉稳,到是显现出了仙门正宗修者的风范。

  高正阳拿起酒杯,手掌对着杯口轻轻扇了扇,然后深吸一口气,“百花梦仙酿,是分两个层次。第一层次就是百花的香气。取百花精华,经日月轮回炼制而成。此香浓郁沉厚,仔细分辨又有重重不同香气层次变化,颇为精巧。”

  高正阳并没有喝酒,他放下酒杯说:“百花的香气虽然复杂而精妙,终究只是个引子。就根本上来看,品阶不高。此酒真正妙处在于梦仙。”

  雷垣不甘心这么一直当听众,他问:“梦仙,是通过百花香气为引,让人坠入梦境,并在梦境中心想事成,对么?”

  “大概意思是对的。”

  高正阳解释说:“梦仙,是说让人在梦里成仙。这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并不是单纯的幻觉。而是激发人的心灵深处力量。天赋超凡者,可以通过梦仙境界推演功法,更上一层。如果灵性超绝,甚至能隐约感知到未来……”

  “百花梦仙酿这等神异,岂会默默无闻?”

  羽玄清不相信高正阳,要按照他所说,此酒早就闻名天下,各大仙门早就下手抢了。

  高正阳哈哈一笑:“此酒原本也只是迷神醉心,给人一梦。只是我加了些辅料,重新酿制,才有这般妙用。”

  他又拿起一枚凌霄飞剑果,“这果子么是天生金精之气汇聚而成,极是锋锐。一般人都很难禁受的住果实的金精之气。至多是吃上一小口,以金精之气养化剑胎。”

  高正阳看着羽玄清说:“羽道友是炼剑的,且天生道骨,这果子的金精之气到是很适合你。”

  转又对雷垣说:“雷道友并不炼剑,却练了一门剑气,这果子刚好弥补剑气锋锐不足的缺陷。大有裨益。”

  羽玄清和雷垣虽然一脸镇定,心里却都掀起轩然大波。高正阳这是把两人都看穿了!好可怕的眼力!

  羽玄清和雷垣都是当世十大天骄,名震中原。中原修者几乎没有不知道他们名字的。但是,他们也就是只能知道名字。

  两位天骄什么样子,几乎没人知晓。更别说他们修炼何种秘法,使用何种神器,那都是绝密。

  别说外人不知道,就算是宗门内部,也只有寥寥几人才知道。

  羽玄清使用水月剑,也只出手过几次。而且,从无活口留下。亲如金铃,现在都弄不清楚她用的到底是什么。

  雷垣比较喜欢炫耀,又爱结交朋友,他的八宝风雷扇到是名声响亮。但他修炼风雷剑指却无人知晓。就算最亲近的人,他都没有说过。更没有当众展露过。

  高正阳灿若星辰的黑亮眼眸,似乎真的能洞悉一切。

  雷垣觉得就像赤身裸体的站在他面前,这让他感觉到了软弱以及难堪。他甚至本能的避开了对方目光,

  这个高正阳,可比他们想象的要厉害多的多。他突然有些担心,他和羽玄清联手,到底能不能斗得过高正阳!

  羽玄清比雷垣镇定,她极少出世,心思更为纯粹。面对不可测度的强敌,反而激发了她的斗志。

  强者,就要向更强者挑战。只会欺凌弱者,那是暴徒,不配称为强者。

  羽玄清是修炼的剑道,剑平时可以收敛锋芒,但在关键时刻,就要放手一搏,以锋锐摧敌。若是有半分犹豫后退,就失了剑心。

  羽玄清并不觉得自己比高正阳弱。高正阳虽然神秘难测,但修为却做不了假。现在他五气朝元三元聚顶,明显是元婴层次。

  以他这个年纪而言,修炼成元婴当然是绝世天才。但羽玄清成就元婴的时候,可比高正阳的年纪还小。

  这十多年来,羽玄清虽然没能成就元神,修为却异常坚实。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跨入元神层次。

  羽玄清觉得,她的这个契机就在高正阳身上。斩杀高正阳,斩掉心中一切迷惑块垒,就能豁然贯通,直达至境。

  这话无需多说,羽玄清明眸中眼神冷冽锋锐,已经把她心意完全表达出来。

  雷垣不及羽玄清决绝,他也不喜欢极端。作为仙门正宗的天骄,他有后退的余地。

  世道险恶,再如何的强者也不能一味勇往直前。所以,雷垣并不太赞同羽玄清的想法。但他也没有试图阻止。

  这种事全看个人抉择,在结果出来之前,不能用对错去衡量。当然,羽玄清一定要现在动手,雷垣不会袖手旁观。

  别说两人的关系,就是高正阳干的这些事,已经大大扰乱了此界秩序。作为仙门正宗,必须要斩妖除魔,还西北一个清净。

  “两位,不要急。“

  面对剑拔弩张的羽玄清,高正阳轻轻一摆拂尘,若天上流云,淡然宁静,不染一尘,更没有一丝燥意。

  羽玄清虽然想要拔剑,但面对高正阳却不知怎么,火热战意自然就平静下去。她隐隐觉得也有些不对。

  但这时剑意以钝,再没有刚才锐气。心疑神惑,也不宜再强行出剑。

  高正阳似乎料准了羽玄清不会出剑,悠悠的说:“我知道,两位此来是斩杀我这个魔头的。想动手什么时候都可以,但现在就直接动手也太无趣了。”

  “你待怎样?”羽玄清冷然质问。

  到了这个时候,羽玄清对雷垣的软弱态度已经有些不满,所以直接质问高正阳。要是说出的理由说不服她,正好能激发心中剑意。

  高正阳笑说:“我们先玩个小游戏……”

  他说着伸手一指百花梦仙酿的酒坛,一道灵光闪过,酒坛升起袅袅一道碧绿酒水。酒水在空中旋转扭曲,慢慢变成了一个绿裙高髻美女。

  绿裙美女在桌子上曼妙转了两下身,又腾空一跃,等翩然落下时已经分成三个美女。另外两个美女一白裙,一红裙。

  三个美女不但裙子颜色不一样,容貌也各不相同。白裙的一脸纯净天真,绿裙更为精致明艳,红裙的则妖冶妩媚。

  三个美女本来只有尺许高,但在翩然舞蹈中,身躯不断长高,很快就变得和常人一般大小。

  原本的金木圆桌虽然巨大,却不足以放下三个美女跳舞。但不知何时,金色木桌已经变大了千百倍,放大的金色木纹蔓延纵横,显出别样美感。

  “有舞岂能无乐……”高正阳一摆拂尘,一片白色云气荡漾而出。云气不断扭曲变形,变成一个个乐师。

  编钟,大鼓,古琴,长笛,笙,萧,等等诸般乐器俱全。白色云气化作乐师,敲钟鼓鼓瑟,弹琴吹笛。

  这些乐师虽然云气所化,但须眉俱全,眼神灵动,形貌各异。演奏时都显得颇为专注,和活人一般无二。

  演奏的乐曲,更是悠扬悦耳,而且中正平和,隐隐间着煌煌大气,就如钧天之乐。

  小侍女、小伙计、管家三人,虽然还酒意沉沉,却还有一定意识。看到眼前巨大变化,一个个呆若木鸡。

  他们现在也分不清这是做梦,还是真的?

  羽玄清和雷垣却分得清,眼前这一切可不是幻象,而是高正阳以法力催化而成。

  不说别的,只是把桌子变大千百倍,这一手颠倒乾坤的本事,就让两人自叹不如。

  这等法术,其实一般用于炼制乾坤袋之类的储物空间法器。但储物空间需要法器承载,才能开拓出巨大空间。

  金木桌子虽然不是凡品,却也绝对不是法器。高正阳不动声色之际,就通过三个幻化出的舞女、乐师,把空间符文布下,硬生生把桌子变大千百倍,开拓成独立空间。

  不论是对于法术的理解,还是施展的手法,都称得上精妙绝伦,堪称宗师。

  当然,这种独立空间还相当脆弱。绝对困不住羽玄清和雷垣。两人只是震惊于高正阳的法术造诣。

  他们两个战力虽强,可年纪太小了。自身修炼还没达到巅峰,更没心思兼顾各种法术。

  面对高正阳神妙法术,两人也无话可说,没什么脾气。

  三个舞女舞姿翩然,跳着跳着,三人突然落到凌霄飞剑果前。三人伸手各自在凌霄飞剑果上点了一下,三个果实就化作三柄寒光闪闪宝剑,落在三人手中。

  此时,乐曲也变得铿锵有力,如铁骑争锋,如万军厮杀,如山崩地裂,如雷霆霹雳。

  三个舞女舞动宝剑,身姿虽然犹如仙女,却放出重重冲霄剑气。

  小伙计、小侍女等人,都为凌厉剑气所慑,身不由己向后退开。

  羽玄清也一脸凝重,三个舞女虽是百花梦仙酒所化,可催发剑意却真实不虚。其变化之精妙,让她也为之侧目。

  只说剑法,她只怕胜不过这几个舞女。想到这一点,羽玄清也不由生出几分挫败感。

  虽然她修炼的是剑道,重道不重技,剑技再精妙,也不过是技巧。以剑求道,才是无上正道。

  但是,羽玄清对她剑法也极其自信。正气宗虽大,能在剑法上胜过她的也不过寥寥几人。

  高正阳借酒施法,幻化为人,其生动灵妙宛如真人。还借人御剑,催发剑意。

  不论是法术,还是剑法,都精妙绝伦。其剑意更若天上神月,高不可测。

  如果不知道高正阳的底细,怎么也想不到,这般绝世人物居然是个大魔头!

  羽玄清心里又是叹服,又是惋惜。只可惜了这人才华气度。和他相比,十大天骄也俗不可耐。

  不过,越有才华,为祸越烈。双方既是敌人,那就一切休提。

  羽玄清认识到高正阳才华天赋,反倒愈发坚定要杀了他。高正阳既然喜欢显摆,就让他显摆。她更可以从其中窥探高正阳虚实。

  只是这样被动,又有些太丢面子。也无法更深层的试探高正阳。

  羽玄清看了眼雷垣,以神识传音说:“道友,还要你出手才行。”

  雷垣用力点点头,羽玄清专心剑道,要斗法就差许多。他所学破杂,身上还带着不少特殊法器,到可以折腾一下。

  他对高正阳扬声说:“道友,有酒有乐有舞,岂能没有珍馐佳肴……”

  雷垣也不等高正阳同意,手中描金折扇一摇,扇子里面就走出来一队侍女侍者。

  这些人有的拿着餐具,有的端着热气腾腾美食。不需要任何人指挥,这些人有序摆放好餐具,然后依次上菜。

  各种山珍海味,奇珍异果,逐一呈上。高正阳、雷垣、羽玄清三人面前的桌子,很快就摆满了。

  高正阳到没客气,逐一品尝,偶尔遇到合口的还要多吃两口,不时还点评称赞。

  雷垣也笑呵呵的陪着,态度很是谦逊。他心里很明白,珍馐佳肴是现做的,但他扇子却是一件神器,里面这些仆从可都是器灵所化。

  和高正阳随手幻化的舞女、乐师相比,可就差的太多了。

  不过,仙门正宗所用之物都不是凡品。雷垣准备这些,更是顶级珍品。不论放在什么场面,都不丢脸。

  宾主说说笑笑,场上歌舞不休,一派热闹尽欢的场面。

  羽玄清冷然稳坐,不言不食。她在等待动手的时机,也不想掩饰自身的杀意。

  高正阳谈笑风生,可身影却虚实不定,羽玄清看了好一会,也看不透高正阳法术变化的奥妙。也就更不敢随意出手。

  酒过三巡,高正阳突然双手轻拍了三下。

  三个剑舞美女得到讯号,三人分成两路,白裙美女御剑直刺羽玄清。红裙和绿裙美女直刺雷垣。

  三道冷冽剑光如电,瞬间划破空间。热闹欢快的气氛,也被迅疾冷锐三剑斩破。所有人都猛然一惊,眼神都不由望向那三道剑光。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笔趣阁inf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