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鬼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1 14:59:33 源网站:笔趣阁info
  龙江山庄,董事长办公室。

  赵天龙这间办公室位于主楼七层,周围一圈都落地玻璃。坐在巨大办公椅上,他就能俯览大半山景。

  一般来说,赵天龙极少在这里办公,他主要是喜欢这间办公室景色,坐在这摆弄摆弄花草,泡泡茶,逗弄逗弄他最喜欢的斗牛犬老黑。

  今天赵天龙却没心情摆弄这些了,他目光都落在办公桌上那一沓放大了血腥照片上。

  照片是一个摔成饼的男人,嗯,看衣服勉强能分辨出是男人。他脑袋和躯干的摔的炸开,看起来就是一团烂肉。

  如果不是管家说这就是章华,赵天龙怎么也想不到这摊肉就是白天见过的家伙。

  赵天龙对章华印象并不好,一个仗着哥哥提携侥幸上位的家伙,那股得势的嚣张和得意根本收敛不起来。在他面前虽然装的恭恭敬敬,却没有真正的敬畏。

  这样的人物太多了,有了点钱有了点人,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赵天龙见的多了,年纪也大了,对这样人也有足够的容忍度。看在章邯的面子上,这些也都是笑是。至于帮忙,更是举手之劳。

  只是,章华突然失足从三十七楼摔下去,变成了一滩肉。这让赵天龙很不快。

  他不在乎章华死活,但在上江这个地方,居然有人敢动他的人,这就是不给面子。

  管家很了解赵天龙,他在一旁小心的看着赵天龙脸色,看到他眉头微皱,就知道他有点不高兴了。

  管家说:“我已经找了安全署的人,根据现场的技术报告,窗户并没有人工破坏的痕迹。玻璃滑落是一起事故。章华应该的手扶玻璃,然后跟着一起失足摔死。”

  赵天龙冷冷瞄了眼管家:“你也这么看?”

  管家微微低垂目光,想了下说:“根据安全署的调查,事发前并没有人进入房间。只有一个服务人员在下午的时候进入打扫卫生。该服务人员也调查过身份,是位五十岁的妇女,没有任何作案的可能。”

  “章华才想杀人,就死了!”

  赵天龙说:“我不相信巧合。就算是巧合,也要有人负责。章华要找的那个家伙是谁,你把他叫过来。”

  “那人叫高正阳,是个在网上颇有名气的作家。写了一本叫《黑道风云二十年》的书。以前也是个小混子。”

  管家知道赵天龙肯定要问,他早就把高正阳查了个清清楚楚,“高正阳还有个女儿叫高玥。他离婚的老婆叫许嫤,是许春秋的女儿。昨天章华和高正阳见面,高玥和沈宁也在。沈宁是沈丛山的女儿。”

  “许家,沈家?”

  赵天龙神色多了几分凝重,这两家在政商两界都有极大能量,是上江真正的豪门大族。别看他号称上江一条龙,半黑半白的身份,都没资格和对方结交。

  当然,双方都很明智保持距离,井水不犯河水。毕竟上江这么大,各自赚钱的生意也都没有多少交集,互相之间没必要敌视。

  赵天龙其实很羡慕这两家,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上江豪门。只是他早年做过太多坏事,只要有人翻他老账就完蛋了。所以他一直都小心谨慎,一方面保持自己的势力,一方面慢慢洗白。

  章华的死不算什么!

  赵天龙就怕是许家、沈家联手要对付他,那样的话他就要小心了。甚至要暂避风头,先离开上江以策万全。

  管家知道赵天龙在担心什么,他继续说:“高玥、沈宁出现应该是意外。许家、沈家都没有任何异常举动。他们两家的关系虽然好,和我们却没有大矛盾。我觉得这两个女孩是个意外。”

  赵天龙对管家的分析还是很信任的,近年来他精力不济,大半杂事都是管家在处理。他想了下说:“既然的意外,就先不必管了。你去把高正阳请来。”

  这一次,赵天龙换了词,用了‘请’字。但态度同样强硬。

  管家明白赵天龙的意思,人是一定要带来的,就是要注意方式,不能太粗暴。他点头应是。

  赵天龙又问:“章邯来了没有?”

  管家说:“章邯到了,带着八个随行人员,主要是律师和安保人员。正在处理章华的后事。”

  赵天龙想了下说:“这样,我给他打个电话,下午再去殡仪馆看望一下。”

  章华在上江出了事,虽然和赵天龙无关,但他一定要露头去表示一下态度。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到了下午,赵天龙一行驱车来到上江北郊的殡仪馆。章华的尸体经过尸检后,已经火化。在殡仪馆举行简单追悼告别仪式。

  章邯人脉很广,来的客人很多。章华巨大黑白遗照前,有一个妖艳女人带着个小孩子披麻戴孝跪在那。

  章邯面无表情的坐在一侧,直到看到赵天龙进来,章邯才起身迎接。

  “章兄,节哀。”赵天龙和章邯握手后,礼貌的安慰一句。

  章邯相貌和章华很像,但身高比章华高近二十公分,眉眼间也有着章华没有的深沉。虽然同样梳着背头,他却显得沉稳而有力量。

  “这件事绝不是意外。”章邯沉声说。

  赵天龙点点头:“我会调查,给你一个交代。”

  章邯点头致谢,又说:“不管如何,这件事都是因高正阳而起,他一定要死!给我弟弟偿命!”

  赵天龙理解的点头赞同,却没说话。不管这件事和高正阳有没有关系,章邯要杀他出气,那就是高正阳倒霉。

  当然,章邯这么做更是因为巨大的利益。有了这个报仇的理由,章邯动手更是名正言顺。

  赵天龙没有多待,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他回来的路上对管家说:“高正阳的事情我们不管了。让章邯去折腾吧。”

  管家有点担心的说:“这个高正阳有点邪门,要不要提醒一下章先生?”

  “他心里有数,不用管了。”

  赵天龙和章邯一起做过事,对这人的老练狠辣印象很深。他随行人员又那么多,再怎么也不会像章华那样死的不明不白。

  章邯也是这么想的,他虽然觉得章华死的蹊跷,却并不害怕高正阳。

  简单举行了追悼仪式后,确定明天下葬等事宜,章邯带着满身疲惫回到了嘉豪酒店。

  和章华不同,他住在最顶层的总统套间。一般来说,章邯出行也不会很奢侈。

  但回来上江办事,尤其是丧事,架势还是要摆出来。总统套房单独占据顶层,也更加安全。

  章邯不相信有人敢碰他,却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回来后小睡片刻,章邯再睁开眼睛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在酒店餐厅订了餐,简单吃了一点,自觉恢复了精力。

  他就把随行的章权叫了过来。

  章权算是他堂弟,是学法律的高材生。这两年帮着他做了很多事情,既有能力,胆子又大,是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

  章邯对于章权还是很满意的,年轻人要没野心就什么都做不成。

  “二哥、”

  章权站在章邯面前,显得很恭敬。

  章邯招了下手:“都是自己兄弟,那么拘谨干什么,坐。”

  章权也没说什么,老实坐在章邯对面,并竭力压住心中的那抹喜悦。章华是章邯亲弟弟,明明没什么能力却占据高位,对他更是颐指气使,极其不客气。

  知道章华意外摔死,章权就开心的不行。只是当着章邯的面,样子总要做一下。不然就显得太凉薄了。

  虽然大家都不是好人,但坏蛋反而希望别人讲亲情讲义气。章权对此很明白。

  “你说说,这件事怎么弄?”章邯没客套,上来就直接问章权的想法。

  章权也早想清楚了,他很自信的说:“我们先办好华哥丧事。头七的时候就弄死高正阳,给华哥当祭品。这几天我们先把高正阳调查清楚,做好各种准备……”

  “许家和沈家怎么办?”章邯问。

  章权沉吟了下说:“我觉得这件事和许家、沈家没关系。这两家都是上江豪门。他们做事讲究名正言顺,用官方势力压人,不会用暗杀这种下三流手段。何况,这种小事他们真要管,只要打个招呼就行了,根本不用杀人。”

  章邯点点头,这个章权还真是有点脑子。事情摆明了,以许家、沈家的实力,哪会大动干戈去暗杀章华。

  这件事很可能就真是个意外!

  “这件事你去安排,做的干净一点。”章邯交代章权说:“至少不要让许家的人抓住把柄。毕竟他女儿在许家很得宠。”

  “那个高玥到是挺漂亮……”

  章权想到高玥照片上那漂亮的五官,禁不住舔了舔嘴唇,这样又漂亮又有活力又出身高贵的美女,是他最喜欢的那种。

  “哼哼,先给许家个面子。”

  章邯满脸阴狠的说:“等过两年的,再找机会弄这女孩。和我们章家作对,让你生不如死!”

  “到时候我们先玩个痛快!”章权觉得章邯也就是说说狠话,但还是得捧场。

  章邯不禁得意大笑,哪怕只是想想玩弄高玥的场面也是挺爽的。何况,他真不只是说说。一个外姓的外孙女,想弄她还不容易!

  “你们笑的好贱啊……”

  房间里突然有人说话,也让大笑的章家兄弟吓了一跳。这房间哪来外人?

  章邯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男人站在门口,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的门。

  “你是谁?快、”章邯警觉不妙,起身就要叫人,对面人一步就到了他身前一把捏住了章邯脖子,把他所有声音都掐死了。

  章权也想叫,但在对方幽深目光下,嗓子就像哑死了一样,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你认识我么?”对方放松了一点,让章邯勉强喘过气来。

  章邯怎么看对方都很眼熟,瞪眼想了一下惊声说:“高正阳?”

  “是我。”高正阳笑了笑,“怎么样,惊喜么?”

  章邯更惊了,他这可是总统套房,外面客房住着六个保镖。高正阳是怎么进来的?

  他问:“你怎么在这?你想干什么?”

  “我查到你订了总统套房,就先来房间等你了。”

  高正阳也不着急动手,很有闲心的和章邯聊起来。

  章邯不能置信的说:“我们事前检查过几遍了,不可能,房间里根本没人。”

  “你们那些红外传感扫描,只对普通人有用啊。”

  高正阳解释说:“只要收缩毛孔,体温自然降低。红外传感搜索不到的。”

  高正阳越是从容,章邯就越害怕,对方这副架势,可不止是想找他谈谈那么简单。

  “高先生,有话好说,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章邯放低姿态,近乎求饶的说。

  高正阳摇头:“没误会,你想杀我,还想对付我女儿,刚才我可听的清清楚楚。”

  “误会、误会……”章邯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辩解是误会。

  高正阳没理会章邯的解释,他看着落地窗说:“你为什么要住这么高呢,又非住在嘉豪,你不知道他们家窗户不结实么?”

  他说着伸手轻轻一推,巨大玻璃就从窗体上脱离,刷的掉了下去。

  高正阳又一把提起萎缩成一团的章权,有些感叹的说:“章家兄弟连续因为同样意外摔死,你说别人会不会信啊?”

  章权一下明白了章华是怎么出的意外,吓的尿都快出来了。

  章邯还有点急智,他焦急无比的说:“连续出意外,谁都不会信啊,高先生,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的……”

  “信不信能怎么样啊?”

  高正阳淡然说:“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邪门……”

  他手轻轻一推,章邯和章权就从窗户跌落出去。两人发出的凄厉合唱,竟然意外的合拍。

  终于发现不对的保镖,几秒后破门而入,却只看到没有玻璃的窗户上狂风呼啸,华贵紫色窗帘随风乱舞。

  两个保镖不能置信的环顾四周,却没看到任何人。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窗户前,低头看下去。这个距离基本上什么都看不清。但出于最基本的判断,章家兄弟好像都掉下去了!

  在保镖看不到的死角,高正阳就那么静静站着。

  无比敏锐的感知,无比灵敏的反应,哪怕在同一间屋子里,也没人能捕捉到他的踪迹。

  对于别人而言,他就像鬼,存在却不可见。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笔趣阁inf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