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皇纪 第298章 月涌大江流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时间:2018-10-21 14:59:33 源网站:笔趣阁info
  月明水清,莲子飘香,小船悠悠。笔・趣・阁biquge.info

  高正阳飘然御风而立,月色僧衣的衣袂随风轻扬,那飘逸灵动之姿,更给恬美夜色增添几分仙气。

  在这副如画的场景中,满身满脸鲜血的三姐,面容扭曲的呆立在那,却有如横死的女鬼,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眼睁睁看着亲弟田雨被轰出血浆,三姐先是震惊,然后就是无尽的恐惧。

  田雨性格有些狂妄蛮横,可天阶修为也的确是强悍。九江帮虽大,田雨的战力也能稳稳排入前二十名。

  九江帮帮众数百万,田雨可算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所以,他才这么有信心的要当下任帮主。

  这样一个天阶强者,就像一只蚂蚁样被人一个指头按死。血肉成浆!这对三姐的冲击太大了。

  不说悟空才是六阶么,怎么会强到这种层次!简直是无法想象。

  九江城虽有几位九阶强者,只怕也远远赶不上此人。

  三姐也是勉强步入天阶,算的上是一方高手。但武功和田雨差了许多。心志上也远不及田雨坚忍勇狠。

  悟空这个人,太可怕了!巨大的恐惧,甚至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连逃走的想法都没有。

  高正阳饶有兴趣观察着三姐,作为天阶高手,三姐的胆子有些太小了。或者说,有些太怕死了。

  这也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相比田雨这种凶徒,这个女人明显更容易对付。

  三姐呆了好一会,才猛的清醒过来。她本能的就想转身逃走。可被高正阳那清澈悠远的眼神一扫,她心里一切侥幸就都化为乌有。

  双膝一软,三姐就跪在高正阳脚下。“大师、饶命……”

  因为恐惧,三姐的声音还带着几分颤抖。

  “你叫什么?”高正阳问道。他态度优雅温和,就像和知己好友在聊天,并不会给人任何压迫感。

  三姐却更怕了,高正阳俊逸无匹的面容,在她看来却比妖魔更可怕恐怖。

  “我叫田梅,九江帮内坛坛主。”田梅老老实实把自己名字、身份说出来。

  “说说吧,你们尾随在我们后面想干什么?”

  “大师,我错了,我错了。”田梅连连磕头认错。

  “先说清楚你们的事情。”高正阳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田梅却听出其中淡漠无情。

  田梅突然明白了,高正阳根本不把杀戮当一回事,也不把人命当回事。所以,他始终是那么温和从容。这其实是骨子里已经冷酷到了极致。

  和这样的人求情,不会有任何效果。现在只有先老实配合,看能否有活命的机会。

  田梅想通了这点,也就没了侥幸的心思。她说道:“我们跟着大师,是因为我弟弟田雨想要取小伊,这才一路尾随。小伊本名江月伊,是九江帮帮主江正功最小的女儿。江正功年纪大了,对这个小女儿异常偏爱。田雨觉得娶了小伊,就有机会接任帮主……”

  田梅说的很仔细,把事情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当然,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她也把所有罪名都推到了田雨身上。

  最后她哭着道:“大师,都是我一时糊涂,才做了傻事。请大师放我一条生路。”

  担忧生死的田梅,哭起来眼泪真像泉水一般,血糊糊脸硬是被眼泪冲出道道痕迹。她虽面容丑陋,可看起来既凄惨又可怜。

  高正阳不置可否,只是静静的看着田梅痛哭。

  哭了一会没得到回应,田梅也自觉没趣,再哭不出来了。

  “你们说和尚最喜欢处子,是怎么回事?”高正阳突然问道。

  田梅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原来他们之前说的话高正阳都听到了。这个和尚还假作不知,在那问来问去,真是阴险之极。好在她怕死,没敢说假话。

  犹豫了下,田梅抬起头道:“大师,这件事太过重大,我不敢说。”

  “不说就死。”

  高正阳淡然说道。田梅、田雨都知道的秘密,那也算不上什么绝密。只要愿意追查,总能查清楚。

  田梅又是一个哆嗦,不敢再讲条件。急忙说道:“降龙下院的一直在秘密收集处女。只是这一年多,就买了七八百处女了。”

  高正阳心中一震,降龙下院这是想干什么?一群和尚,找那么多处女肯定没有好事。

  九江帮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要秘密弄到这么多处女,也不知要用多少肮脏手段。

  无怪田雨说起和尚时一脸的不屑。做出这种事的和尚,真是让混帮会的恶徒都很不齿。

  高正阳心里却生出巨大疑问,降龙下院要这些处女干什么?

  降龙下院的主持圆通是个聪明人,为了玩乐找几个到有可能。可大规模收集处女,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降龙下院要这些处女干什么?”高正阳问道。

  田梅摇头,她虽能接触到这些隐秘消息,却接触不到降龙下院方面。哪里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再说,要处女还能干什么?

  这种隐秘,田梅知道才不正常。高正阳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他看着西面夜空,降龙下院就在那个方向。

  虽然远隔二百多里,高正阳依然能感觉到降龙下院的气息,宏大、纯正、神圣。就像一团强盛无比的金光。

  降龙下院几千年的传承,强大法阵早就笼罩四方。可以说是九江城内最强的力量。就是江国朝廷也难以企及。

  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降龙下院骄奢。淫。逸到也不奇怪。但搜集七百百处女,却太丧心病狂了。

  不论什么原因,这件事都要查清楚才行!

  高正阳目光沉凝,气息越发深沉。

  田梅虽不知高正阳想什么,却本能的感觉到不安,忙出言祈求道:“大师,我知道的都说了。请大师放我一条狗命。”

  高正阳没说话,探出手掌向田梅头上按下去。

  田梅眼睁睁看着手掌落下,想要拼命挣扎,可身体僵硬如石,武魂、元气都凝固住了。那样子就像小时候做噩梦,遇到鬼压身,明明意识清醒,却怎么也无法动弹。

  高正阳一掌轻轻按在田梅额头上,掌力催发,田梅和她身下的小船就同时崩碎成齑粉,像粉尘一样轰然扩散开。

  田梅虽是天阶高手,可实战太少了,心志又弱。她屈膝跪下那一刻起,就失去了对身体和武魂的控制。

  这样的人物,生死只在高正阳一念之间。根本就没有挣扎反抗的能力。

  一阵清风过后,刚才存在的一切,就像幻影一般完全消散。

  高正阳长袖轻拂,水波荡漾翻涌。喷洒在湖面上的血水,也迅速消失无踪。

  田梅姐弟散逸的精血神魂,都被血神旗所吸收。不论是谁,都不可能在找到两人的踪迹。

  处理干净后,高正阳悄然回到船上。

  小伊玩了一天早就倦了。蜷在小小船舱内睡的正香。

  惠普也闭着眼睛,盘坐在那睡着了。

  两个人的均匀呼吸,让月色更多了几分恬静安谧。

  坐在船尾的老鱼头到是没睡,他只是眯着眼睛养神。小伊就在船上,又有两个外人,他怎么能睡着。

  不过他的修为和高正阳差的太多了。不知不觉中就被高正阳神意所影响,六感都被蒙蔽。船上少了一个人,他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在老鱼头看来,高正阳就一直坐在船头没有动过。

  武功达到这种层次,虽然远不如法术千变万化,却也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

  高正阳拳意通神,在这点上更是远超一般的九阶强者。

  出来游玩,却探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高正阳也不想继续待下去。拳意一动,不住不觉中就侵入小伊心神。

  小孩子心思简单,想影响她太容易了。高正阳拳意演化出静幽水面的意境,透入小伊神宫。

  小伊本身武功就不弱,对于拳意演化的意境更容易领悟。她在沉睡中,自然而然为拳意所动,感应到了深幽无尽的水面。

  她微微一惊,从沉睡中清醒过来。

  老鱼头立即睁开眼睛,低声问道:“怎么了?”

  明月照耀下,周围湖面映着月光,显得异常清幽。

  小伊目光一转,想到梦中那景象也是一阵心虚。她对老鱼头道:“我总觉得这里不好,我们还是回去吧。”

  老鱼头大喜过望,他之前劝了好久,想让小伊回家。都改变不了小伊的主意。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提出要离开。连忙点头道:“我也觉得这里安静的好像有鬼。”

  “哼,别说了,我们快走吧。”小伊有些不满的娇嗔着,她现在真的有些怕冒出鬼来。越想越心虚。

  “好好好,这就走。”

  老鱼头操起舵桨,调转船头向外划去。

  小船一动,沉睡的惠普也行了。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高正阳。

  高正阳对惠普一笑,示意他不用惊慌。

  小伊跑过来,有些羞涩的对高正阳说道:“大师,我母亲还在家。晚上不回去她会担心的。”

  别看小伊年纪小,说谎是眼睛都不用眨,溜的很。

  高正阳理解的道:“你年纪小,在外面父母肯定担心。还是回程的好。”

  小伊甜甜一笑,“大师您真好。”

  旁边的惠普忍不住撇嘴,说不走也是你,说回去也是你。但这些意见也只能在肚子里嘀咕,他是绝没胆子说出口的。

  老鱼头虽不是天阶,可积累多年的元气修为极其淳厚。

  明明是逆流而上,船的速度却并不慢。而且船异常平稳,并没有任何颠簸。

  高正阳注意到,老鱼头船桨发力时,对于水流的掌握简直是秒到毫巅。对于水流的掌握,已经成了老鱼头的本能。划船的技艺真是到了一种神妙的层次。

  可惜,老鱼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最强大的力量,或者说他知道,却无法把这种感悟化在武功修炼上,所以一直无法突破天阶。

  高正阳也无意指点,小伊是挺可爱,九江帮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善就有恶,有好就有坏。这是人性。所以,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有恩怨,就有江湖。

  九江帮这样是帮会,永远都会存在。杀之不尽,斩之不绝。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帮会也是一种需要,一种平衡。

  高正阳无意做铲除一切黑暗的英雄。他对九江帮也没有特别的看法。

  但是,什么事情都是有底线的。九江帮贩卖女子这件事,高正阳会查清楚,如果九江帮真的过线,他绝不会客气。

  包括降龙下院,这群和尚也要拿出个交代!

  高正阳觉得,这事情很不简单。降龙下院里面,也不知藏着多少骇人听闻的秘密。

  轻舟破开水浪,逆流而上。站在船头,放眼望去,江水滔滔无尽,明月斜挂,群星低垂欲落,大江、星空似乎连在了一起。

  高正阳想起杜甫名诗,吟诵道:“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这首诗意境明明深沉苍郁,却偏偏一派雄浑壮阔,浩然宏大,写尽天地苍茫的之美吗,气象、格局都冠绝一时,历来为人所称道。

  高正阳也极喜欢这首诗。此时此景,自然吟诵出来。

  “大师好厉害。”

  小尹直直盯着高正阳,乌溜溜的大眼睛中似乎有无数的小星星在发光闪耀。

  以她的阅历,自然难以领会诗中意境。但只是从字面上理解,这几句诗就让她觉得特别不凡。

  老鱼头也有这种感觉,他不认字,对诗词也没有任何兴趣。可听高正阳念完,胸中却像有口气在激荡不休,想要一吐为快。

  但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只是憋在胸中那口气,怎么也吐不出来。这种感觉让老鱼头觉得特别压抑。

  他抬头看了斜挂着的明月,那滔滔江水似乎和着明月一起奔流而出,月明水急,动静之间反有种说不出的意味。他脑子里猛然浮现出五个字:“月涌大江流!”

  老鱼头突然明悟了,大江东流的那股浩浩荡荡的意境,禁不住开口长啸,胸口前三处穴窍突然大开,元气如潮涌入。

  他神宫内雄魄激荡,在元气催发下化作一道滔滔江水,翻涌不休。

  积累百年,在高正阳一句诗的刺激下,老鱼头突破瓶颈,水到渠成的迈入天阶。

  武魂一成,老鱼头啸声更加高亢激昂,似乎能裂石穿云。

  高正阳神色有些古怪,这老头明明不同文字,听了他的诗却顿悟了。这世事还真是难料。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六阶也好,七阶也好,对高正阳来说,都是一指头碾死的货色。并没有区别。

  老头能够突破,也是他积累足够深厚。诗句只是一个契机。

  当然,要没他作诗,可能老头一辈子都碰不到突破的契机。

  老鱼头凝结武魂时,周身元气翻滚汇聚,如同滔滔长江一般。气势不凡。

  小伊也很快就意识到了发生什么,她惊喜无比张大嘴巴,似乎想叫,又似乎想笑,那样子极其可爱。

  惠普反应最慢,他修为还不如小伊,被啸声震的头昏脑胀,只恨不能把脚下布鞋塞到老鱼头嘴里。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高正阳说着,长袖轻拂,一股元气渡入惠普胸口,把他有些纷乱的元气梳理通顺。

  惠普也有些悟性,想了下明白了高正阳的意思。当下收敛心神,专心运转元气,不在关注老鱼头的啸声。

  老鱼头本就是抒发胸臆,并没有伤人的意思。惠普找到关键,抵御起来也很轻松。

  其实,高正阳原本可以直说,但他为了装逼,特意卖弄。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大师见识不凡,佩服佩服。”

  轻舟旁不知何时来了一位老者,他满头白发,容颜苍老,满脸风霜之色。身上穿着陈旧青色短衣,裤子挽起半截,赤着脚,手里还拿着一根青竹鱼竿。

  这人怎么看都是一个老渔夫。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特殊之处。

  但是,他凭空而立,就像站在地面上,平稳又从容自在。这份修为,可不是普通的天阶。

  高正阳合十道:“老施主过奖了。惭愧。”

  小伊目光也落到老渔夫身上,她小脸上挤出个难看的笑容,“父亲,您怎么来了?”

  她虽然调皮大胆,可在老父亲面前也不敢放肆。

  老渔夫有些无奈,“还不是为了找你。这么大姑娘了,半夜三更还不回家,成什么话。”

  小伊哪敢辩解,老老实实在那低着头受训。

  老渔夫训斥了几句,才对高正阳笑道:“老夫老来得女,不免宠溺,少了些家教。大师勿怪。”

  高正阳客气道:“令爱天真活泼,灵性不凡。老施主不必过谦。”

  老渔夫笑了笑,说道:“大师过奖了。”话是这么说,听到高正阳夸他女儿,老头心里还是颇为高兴。

  转又对小伊道:“这世上坏人多的很,也是你运气,遇到大师这样的高僧。以后再不准晚上出门,听到了没有。”

  小伊看的老头心情很好,忍不住插嘴道:“父亲,这次要不是我出来,老鱼叔哪可能突破!”

  “你老鱼叔突破是百年积累,和你有什么关系!”

  老渔夫心情极好,笑着训道。

  “哪有,老鱼叔是听了大师念的诗,才心有所感,突破难关!”

  小伊的嘴很快,忍不住为高正阳炫耀表功。

  “什么诗这么了得?”老渔夫有些惊奇。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小伊记性极好,听了一遍就记得很清楚,当下就复述了一遍。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老渔夫品味着这两句诗,只觉意境深远高阔,气象浩大,不禁为之动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学达汇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皇纪,霸皇纪最新章节,霸皇纪 笔趣阁info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