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国东:38年坚守只为肩章不失色

在工作中人们常说“一年热、两年温、三年冷、四年冰。”可是在沿河自治县土地坳镇派出所有一位普通民警,不管是在部队服役,还是转业成为一名户籍民警,为了对得住肩上的肩章,38年来对工作的热情一直都没衰减过。

38年里,在部队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他两次冒险火线运输获三等功。转业后他从事户籍工作至今,办理过身份证5万多份,户口簿2万多本,走访辖区家庭近3万户次,填写各类表册50余万份,接待群众更是难以计数。虽然20多年一直从事枯燥又缠人的户籍工作,可他从没有过怨言,总是默默付出,所做的工作得到了公安部、公安厅等各级公安部门的充分认可,自己也收获了数十个荣誉。局里两次要把他调进县城他都说自己习惯了与老百姓打交道而拒绝了,市里也曾号召全市民警向他学习,可他却说自己身上哪有值得学习的?

如今,58岁的他眼看退休了,却落下了双脚无力的职业病,坐下后不用手支撑就站不起来。不过回顾近40年的工作历程,他说这一路走来都不曾负过肩上的肩章,即便现在身体成这样也无怨无悔。他就是该县土地坳镇派出所户籍民警文国东。

部队立下的功为兄弟

1958年出生于土地坳镇沙湾村的文国东,从小就特别崇拜军人,长大后也能成为一名士兵一直是他的梦想。1978年高中毕业的文国东应征入伍,做一名军人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他说当时村里只有三个高中生,家人都特别希望他去做一名民办老师,可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家人的提议毅然选择了入伍。

入伍不久,对越还击战就打响了,文国东作为一名运输兵被派上了前线,负责物资补给,伤员转运等工作,并且还是某运输组的组长。他说1979年的一天,战斗进行得很激烈,前线有20多个战士负伤急需从2号高地转到8号高地,可是道路已被敌方封锁,沿途经常弹火纷飞,连长非常着急,于是找到文国东叫他想办法把伤员运回来。

文国东带上4名战友开着4辆车就出发了,在封锁区经过数小时的观察,他发现敌人的炮火每打一小时要停顿14分钟,于是他利用这个空当带着兄弟冲过封锁线,安全到达了8号高地,带着20多名负伤战友就往回跑,然而当再次穿过封锁线时,一个战友的车陷入了泥潭,眼看敌人的炮火马上就要开始,为了保护队友,文国东果断决定三名队友负责把车弄出泥潭,自己打掩护引开敌人的火力。不曾想到在掩护过程中一块弹片砸到了他的脚上,文国东自己也成了伤员,但为了救战友们,当车子被从泥潭中开出来后,文国东带伤开车把全体队友和伤员全都安全地运到了8号高地,为此他被部队记三等功一次。

战斗结束后,某山顶上有6门大炮需要转移,可是临时公路几乎被战火摧毁,连长再次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文国东,他带上6名队友出发了,通过仔细的观察和高超的驾驶技术,他带着队友把6门大炮安全地运了下来,再次荣立三等功。

由于文国东表现出色,三年义务兵满后转成了志愿军,直到1991年转业。

牛脚印里的水真好喝

1992年文国东被安排到了当时的土地坳区派出所,这年派出所刚好从人民公社那里接手户籍工作,所有资料必须重建。文国东带着部队里那种服从安排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刚到岗就背着背包出发了。

然而条件的艰苦程度是完全出乎他想象的,从土地坳到马场村,背上背包要走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进村子常常是一个月才回来一次。“背包里衣服、鞋子、蜡烛都有,在村子里呆多长时间都不怕,只是在路上太辛苦了。”文国东说。

文国东送证上门并进行登记

他说背包里洗漱用具、换洗衣服加上整个村子的各种表册总共有50多斤,走在平坦的道路上都是汗流浃背,所带的水常常是不到两小时就喝完,接下来就得找井水喝或者是喝田里的水,但是有一次走在路上实在渴得不行,可是周围又没有任何水源,只好找牛脚印里清澈的水喝。

“渴得真是不行了,那水喝起来也还可以。”文国东说。

走进村子,群众对户籍工作不是很了解,大家都不重视,每到一家都要进行耐心的交流,从生产生活、户口的用处、到全村的办理情况都得逐家逐户地交流,每登记一户都得花上半个小时或是更长时间。

为了提高效率,文国东白天入户或是下到田间地头与群众交流了解家庭成员信息,填写相关表册,晚上填写户口本然后再送证上门。

“我从那时就深深爱上了户籍工作,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户籍工作办好。”93年土地坳派出所原来的户籍民警调走后,文国东主动申请并成为了一名户籍民警。

派出所里的笔不耐用

文国东成为一名正式的户籍民警后,常常独自一人进村对户籍登记工作进行查漏补缺,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到真实准确,他明白这项工作与群众切身利益休戚相关,是不容许有马虎的,群众不明白,自己绝不能装糊涂。

1995年要进行“全省公安派出所基础工作达标”评估验收,文国东的重担来了。虽然是基础工作达标,可是80%的工作量都是与户籍相关的,派出所虽然接手户籍工作已经有3年多,但离省里的达标要求相距甚远,很多工作都要重来。由于所里民警少,事又很多,加户籍工作一直都是文国东在做,其他民警也搭不上手,文国东只好再次拿出了部队的精神,一个人把这一重担挑了下来。

文国东了解老年人办证情况

他明白达标是死任务,如果土地坳出了差错,影响的是全县乃至全市当年的公安工作。从接到任务开始,文国东就没日没夜地加班,经常加班到不知天是什么时候黑的、什么时候亮的。妻子常常把饭做好了来叫他去吃饭都没有时间。“我一去叫他,他不是叫我们先吃,就是说再等一会儿,有时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我在那里等不下去了,就先回来吃了,他自己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提起那时的丈夫,文国东的妻子安仕翠总有说不完的委屈。不过安仕翠也清楚,在那样的特殊时期丈夫应该是不属于自己的,这一点文国东还在部队时她就深深地明白。

从7月开始到8月底,文国东说他平均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用完了7瓶墨水、用坏了5支钢笔,填写的表格有2.4万份,摞起来有3米多高。“我那时就感觉所里的笔太不耐用了,没用几天就坏了。”文国东说。

辛勤的付出换来的自然是验收的合格,这一年文国东的工作得到了普遍的认可,被省公安厅评为全省优秀民警,还被当时的市公安处记三等功一次。

老文洒下的情很难忘

在乡镇工作有很多特殊情况,土地坳镇的许多村子离集镇特别远,有的村群众天还没亮就到镇上办事,到达时已是中午十一二点钟,下午两三点钟又必须赶回去,如果按照正常上下班,这部分村民压根就办不了事的。面对这种情况,文国东经常是只要柜台前还有办事群众,不论早晚他就不下班。时间长了大家都熟悉了他的这一规律,于是只要过了十二点钟,就会有群众主动问,文主任你吃饭没有,我去给你端碗粉来。文国东说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虽然都是拒绝,但内心却是无比地温暖,感觉再怎么付出都值。

文国东为群众讲解相关政策

不只是窗口前和群众关系很好,就是村里,大家也都拿他当亲人。他说自己从事户籍工作20多年,全镇90%的家庭他都去过,不是去办证就是去送证。以前很多人叫他“小文”,现在人们都叫他“老文”了,特别是在他包片的村里,他和群众相处得就像亲人一样。

他说所里人手紧,一直以来他都是包片民警,今年自己包片的沙湾村两户人家因为琐事发生抓扯,并闹到了县医院,自己因为窗口工作一时走不开,所里就派其他民警和村干部到县医院调解,可是两家人都说只相信老文,最后还是文国东帮助调解好的;五谷完小的一名学生走失,文国东知道后连夜就进村了,并很快把孩子找到;今年“6·26”大暴雨,文国东包片的丰岩石村,恰巧处于滑坡地带,他凌晨2点就冒雨进村逐家逐户地动员村民们撤离;沙湾村失踪了20多年已被家人申报死亡的文国谭回来了,文国东知道后立即进村核实信息,主动到县局为他办理户口;丰岩村孤寡老人喻某过年没有着落,文国东立即掏出400元钱给他。

20多年来,文国东为村民们所做的这种小事是很难细数的。“老文是个实在人,什么事都为我们着想,我们就拿他当亲人一样。”五谷村民文道轮说。

坚守落下的病不后悔

文国东说每天不管再忙,当天的资料是必须要归档的,20多年来,这一习惯从来都没改变过,他说自己在土地坳镇派出所陪过的所长有11任,不管谁当所长,都是安排他从事户籍工作,而自己对工作的热情也从没衰减过。

20多年来,有两任局长曾要把文国东调进县城都被他拒绝了, 2011当时的铜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曾海燕知道了文国东的事迹后,立即做出批示号召全市民警向文国东学习。文国东却说自己只是习惯了与老百姓打交道,习惯了被群众需要罢了,哪有值得学习的。

20多年来文国东从事的工作一直没有变化,变化的是土地坳派出所和他的身体。在文国东的努力下土地坳镇派出所被公安部授予“一级公安派出所”称号,两次被贵州省公安厅评为“文明示范窗口”、一次被省公安厅评为“人民满意派出所”、一次被市公安局授予“文明户籍室”,当然文国东自己也收获了从省公安厅到派出所的数十个荣誉称号。“别看这些都了派出所的荣誉,可是这其中每一项都流淌着老文的血汗啊!”该镇现任派出所所长冉进说。

派出所越变越好了,可文国东的身体却越变越差了。由于长期坐着,他的双脚显得特别无力,如果不用手支撑,坐下后就站不起来,去德江县医院检查时在膝盖部位抽出了许多黄色积液,后来到重庆检查,那里的医生说,这是职业病,没办法治。

今年文国东还做过一次肾囊肿手术,可是他对工作的热度一点也没减少。他说“马上就59岁了,再过一年多想工作都没机会了。”他说退休后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带上妻子到处走走,几十年来都自己这样忙碌,家里大小事全靠妻子,对她的亏欠是无法弥补的。

面对这样的身体,面对38年对工作的默默付出,文国东说他无怨无悔,因为不管是做军人,还是做民警,38年里他都没有负过肩上的肩章。(杨再成)